第十六卷 御龍策馬橫天行

作者:沙漠

  楚歡聞聽日將軍便是魯國太子,震驚不小,而叉博此時卻如同鬼魅一般,已從門前消逝而去。

  迦樓羅卻是上前一步,道:“天王,龍王,卻不知二位準備如何懲處迦樓羅?二位既然都在,無論怎樣的懲處,迦樓羅都悉聽尊便。”

  羅多正要開口,迦樓羅已經含笑道:“天王不必問增長天王如今身在何處,至若日將軍,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現在應該就在洛安京城。該說的,迦樓羅都已經說了,不該說的和不知道的,迦樓羅也不會胡言亂語。”

  羅多知道迦樓羅已經是準備寧可受罰,也不會交代增長天王的下落,眼中顯出厲色。

  楚歡忽然問道:“日將軍接下來準備攻打金陵?”

  “龍王應該清楚,日將軍最終的目的,確實是要引兵北上,攻下河西。”迦樓羅道:“只是現在是有心無力。日將軍雖然有統兵之才,但是天門道從一開始,便是各方勢力的混雜,便是普通的天門道眾,也都是來自東南各地,此前一心想著吃飽穿暖,倒也是齊心協力,可是洛安京城陷落之后,這些人便以為大功告成,若說此前的百萬之眾還算得上上下齊心,如今卻可謂是一盤散沙了。”

  楚歡深以為然,人們在艱苦時候,可以共進退,攜手并進,只因大家都是一貧如洗,無有牽掛,可是一旦取得了一些成就,便存在了利益瓜葛,打下來的蛋糕只有那一塊,可是誰都不甘心得到的比別人少,對于本就沒有長遠目標的天門道眾來說,爭奪眼前的利益,遠比計劃以后的道路要重要得多。

  日將軍或許可以率領一直人心凝聚的烏合之眾攻城略地,可是要將存在利益爭斗的百萬之眾再次凝聚起來,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日將軍很清楚,以眼下這支兵馬,想要北征,那是癡人說夢。”迦樓羅雖然是天門道的創建者之一,但是此時提到天門道,唇角卻帶著一絲輕蔑之色,“天門道眾進入京城之后,日將軍雖然借著天公之名,頒下了禁令,可是對那群人來說,禁令已經無濟于事,每日里在京城之內,天門道眾自己都是自相殘殺,日將軍便是有天大的本事,如此情況下,也不可能讓這些人齊心協力。”

  “京城皇城是否已經被攻下?”楚歡立刻問道:“據說皇城之內有禁衛軍把守,守衛森嚴......!”

  “暫時皇城還沒有攻下來。”迦樓羅道:“那是整座京城唯一還掌控在秦人手中的地方,聽說守衛在皇城之內的將領叫做展翼,此人倒也是塊硬骨頭,他手下雖然只有千把禁衛軍,卻是扼守住了所有的要害之處,而且將皇城之內的太監宮女全都組織起來,用來阻擋攻城。”

  楚歡心下倒是驚訝,本以為皇城早就被攻破,卻想不到展翼竟然還在支撐。

  “不過就算如此,他們恐怕也支撐不了多久了。”迦樓羅道:“京城陷落之后,天門道眾想著皇城之內多的是金銀珠寶美女宮眷,所以搶著攻打皇城,但是連攻了十多天,死傷慘重,皇城一座城門也沒有攻破。”

  楚歡心中暗想,皇城的堅固,非同小可,自己是親眼見識過,城墻不但高大巍峨,更是堅固異常,只要死守,確實不容易攻下來。

  “等到后來,都知道皇城難以攻下,所以都去了別處搶掠。”迦樓羅道:“日將軍倒是派人圍住了皇城,不過時間越久,天門道內部的爭斗便越多,如今都顧不上皇城......!”泛起一絲古怪笑容,“我以前也沒有想到,皇城近在眼前,卻沒人理會,只知道爭搶分贓,不過皇城內的食物不多,據說里面太監宮女本就不少,再加上戰亂之時,似乎有不少官員逃進了皇城之內,皇城之內的人數,恐怕也有五六千人,到如今,里面的食物恐怕早就被吃光了,展翼就算想打下去,皇城內的人卻也打不動了,如果遲遲不開城,只怕都要餓死在里面了。”

  “即是如此,天門道都已經一盤散沙,日將軍還能組織人馬攻打金陵?”楚歡皺眉問道。

  迦樓羅笑道:“龍王難道不知道金陵倉?金陵倉就在梁州邊上,如今梁州在龍王手中,龍王就沒有想過拿下金陵倉?”

  楚歡目光銳利,卻不說話。

  羅多此時卻已經在椅子上坐下,盯著迦樓羅。

  “其實天門道已經嚴重缺糧。”迦樓羅終于道:“幾十萬之眾,每天吃喝要多少?攻下京城的時候,雖然搶了不少糧食,可是許多糧食卻被人一把火燒毀......!”搖了搖頭,嘆道:“畢竟是一群烏合之眾,一旦亂起來,很難控制。”

  楚歡冷笑道:“如今鬧成這個樣子,難道不是你們造的孽?”

  “那又如何?”迦樓羅淡淡一笑,“這本就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結果,我倒是希望他們越亂越好.....!”

  楚歡眼中厲芒顯現。

  “龍王要懲處我,我自無二話。”迦樓羅淡淡道:“不過日將軍和我們所想倒是不同,他不但想要將秦國徹底葬送,而且心里還想著復興魯國。秦國對魯國有滅國之仇,日將軍與秦國那是不共戴天,雖然洛安京城陷落,可是瀛祥卻在河西稱帝,對日將軍來說,秦國還沒有覆亡,他的目的還沒有達成。”

  楚歡瞇著眼睛,瞬間明白過來,冷笑道:“日將軍是想利用金陵倉,重新凝聚人心。”

  迦樓羅眸中顯出一絲贊賞之色,點頭道:“龍王果然聰明。”

  “天門道已經分裂,人心不齊,爭權奪利,可是他們手中就算滿是金銀財寶,沒有糧食,那也難以存活下去。”楚歡目光冷厲,“此種情況下,日將軍劍指金陵,以金陵倉為目標,自然會讓緊缺糧草的天門道眾重新擁有了共同的利益,如此一來,日將軍便可以繼續統帥這支大軍征戰,真要等他拿下了金陵倉,糧草充足,日將軍自然又會想出其他的法子,讓這支軍隊繼續北進,最終打向河西。”

  迦樓羅微微一笑,顯然是默認了楚歡的推測。

  “你是心宗迦樓羅王,可是之前我聽他們稱呼你為將軍。”楚歡沉默片刻,再次問道:“難道你還是天門道的七將軍之一?”

  事到如今,迦樓羅并無掩飾,“不錯,我是七將軍之中的土將軍。”

  “原來你的排名還在魯國太子之下。”

  迦樓羅笑道:“我們的目的,本就只是想點起這把火,至若這把火如何燃燒,并不在乎。日將軍做的已經很好,只是增長天王擔心天門道完全脫離我們的控制,被日將軍控制,所以我在七將軍之中,固然幫天門道做了不少事情,卻也是為了監督日將軍。”

  “原來如此。”楚歡冷笑道:“真正幕后掌控大局的,看來還是增長天王。迦樓羅,你當真不會說出增長天王的下落?”

  迦樓羅凝視著楚歡,搖頭道:“龍王大可以懲處我,我無話可說。”竟是閉上眼睛,似乎不想再繼續說下去。

  一陣沉寂之后,忽聽得羅多淡淡道:“迦樓羅,本王今日先讓你走,不過你要幫本王帶一句話給增長。”

  迦樓羅睜開眼睛,有些意外,沒有想到羅多會放他離開,立刻問道:“天王要帶什么話?”

  “你告訴他,本王可以理解他,但是不能寬恕他。”羅多起身,神情冷厲,“如果他還當自己是心宗弟子,聽到傳話之后,主動找尋龍王,聽從龍王發落,否則,本王在中原便只有一件事情要做,那便是找到他,按佛規嚴懲。”

  迦樓羅猶豫了一下,點頭道:“天王吩咐,迦樓羅自當照辦。”

  “不過你自今而后,不可參與天門道的任何事情。”羅多緩緩道:“你的罪業已經不輕,會按照心宗佛規懲戒,可是如果你再與天門道糾纏不清,不但要懲戒你,而且還要將你逐出心宗,剝奪你的迦樓羅之名。”

  迦樓羅身體一震,臉色微變,楚歡看在眼里,知道心宗弟子被逐出佛門,恐怕對心宗弟子而言,是極嚴酷的懲戒了。

  “還不走?”羅多冷哼一聲。

  迦樓羅雙手合十,向羅多和迦樓羅各行一禮,轉身出門,見迦樓羅出門而去,楚歡心下大急,忙道:“大哥,這......!”

  羅多走到楚歡身邊,輕拍楚歡肩頭,含笑輕聲道:“你覺得不該放他走?”

  楚歡嘆了口氣,道:“迦樓羅為非作歹,禍亂天下,就這般放他離開......!”

  “佛門講究因果,種下因,必有果。”羅多輕聲道:“迦樓羅既然造下罪業,心宗自然不會就這般輕易放過,只是增長天王的下落,卻還要著落在他身上,不放他走,又如何能找到增長天王?”

  楚歡聞言,頓時明白:“大哥是想放長線釣大魚?頓時便想到與自己今晚的所為一模一樣。

  羅多微微頷首,隨即伸出手來,將那塊紅龍舍利送過來,“這塊舍利,先放在你身邊,小心保存,不要出了疏忽。”

  “大哥,這是為何?”楚歡一怔,心想自己物歸原主,怎地羅多又還給自己。

  羅多低聲道:“迦樓羅和毗留博叉瞧見你將紅龍舍利交給我,他們自然會以為紅龍舍利在我身上,我如今交到你手中,反而更為安全。”

  楚歡一怔,“大哥,難道你對他們還疑心?”

  “他們既然造下罪業,便已經有了心魔。”羅多輕嘆道:“你們中原有句話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這顆舍利你就幫我暫時保管,我需要的時候,你再交還給我。”

  楚歡微微頷首,接過紅龍舍利,收了起來。

  羅多微微一笑,輕聲道:“兄弟,你既然得到了那迦之名,有一樁事情,你卻必須要擔負起來,無論你愿不愿意,都是你的職責,不可推卸。”

  楚歡苦笑道:“大哥說的什么事情?”

  羅多沉吟片刻,終是道:“中原大亂,固然與秦國有干系,但卻也與天門道有著極大干系,天門道的緣起,是因為我們心宗,這是我們心宗立宗以來,制造出的最大業魔,你是龍王,便要除魔衛道,我心宗這最大的業魔,你要擔起責任,將它消除。”

  楚歡一怔,道:“大哥是說,讓我平定天門之亂?”

  “你可記得,當年你說過,你要殺天門。”羅多含笑道:“這邊是因緣,你心中早有此念,如今卻也是你的責任。”雙手合十,向楚歡深深一禮,楚歡吃了一驚,羅多已經肅然道:“龍王,此事便拜托了!”

  楚歡無奈道:“大哥,你不說,我恐怕也要如此了。日將軍是要利用天門道席卷天下,遲早要與西北軍爭鋒,我不找他們,他們也會找上我。”

  “多謝。”羅多道:“兄弟,今夜分別之后,你多多保重。”

  “大哥,你.....你要走了嗎?”楚歡忙問道,每一次和羅多相遇,都是短暫時光便即分離,他心中倒還有不少問題想要問羅多。

  羅多笑道:“我要找尋增長天王,還要找尋飛天,等到找到,我自會來尋你。我知道你心中有許多疑問,等有機會,我會讓你明白。”隨即合十,囑咐道:“龍王,鬼大師傳給你的法經,不可懈怠,每日都要抽時間吟誦,你今日利用真言擊敗迦樓羅,雖是偶然,卻也是必然,你此后要多想想,是如何催動真言。”

  楚歡點頭,又問道:“大哥,小公主她?”

  “不必擔心,我已經送到甲州,交給了那位皇后。”羅多道:“至若青龍,也就不必牽掛了,恐怕不會有人再見到他了。”

  楚歡心下一凜,暗想青龍難道已經被羅多所殺,正要詢問,卻見到身影一閃,聽得羅多聲音道:“兄弟保重,后會有期!”早已經閃身而出,片刻間便沒了蹤跡。

  ---------------------------------------------

  ps:紅票差的不多就可以破百萬,大家支持一下,讓國色紅票早日破百萬,也算是國色的一個記錄,多謝大家了!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