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御龍策馬橫天行

作者:沙漠

  黑袍雙眸顯出精光,問道:“王爺難道見過此物?”

  齊王伸手過去,黑袍卻是十分通快地將紫色的寶石遞給齊王,齊王放在手心中,只覺得這紫色寶石乍一看上去并不規則光滑,可是放在手心中,卻是十分的柔滑,宛若女子的肌膚一般,溫潤異常,皺起眉頭,喃喃自語道:“原來石頭并非只有一塊。”

  “王爺,你以前難道見過此物?”黑袍問道:“莫非是羽皇子給你瞧過?”隨即搖頭,“那時候羽皇子并未與王爺相見,應該不曾拿給王爺瞧過。”

  齊王道:“我確實見過這樣的石頭,不過......與這塊石頭不同,這塊石頭乃是紫色,我以前見過的那塊石頭,卻是綠色。”

  “綠色?”黑袍雙眸一閃,“王爺當真見過綠色的石頭?”

  齊王點頭道:“那塊石頭的外形,與這塊石頭一模一樣,便是石頭身上的那些線條,也十分相仿,不過我記不得那塊石頭上的線條與這塊石頭是否一模一樣,也是縱橫交錯。”

  “王爺,敢問綠色石頭如今是否在您手中?”黑袍沉聲道:“王爺又是從何處得到那塊石頭?”

  齊王道:“是母后所贈,不過母后告訴過我,那是父皇賜給她的禮物,她帶在身上已經很多年,母后說那塊石頭可以保我安康吉祥.....!”

  “原來如此。”黑袍微微頷首,“我明白了,這塊石頭,并不是只有一塊,羽皇子有一塊,而另一塊,卻是在公主的手中,羽皇子睿智非凡,原來是早有設計。”

  齊王問道:“你是說,那塊石頭并非父皇賜給母后的禮物,既是如此,母后.....母后為何騙我?”

  “我想公主并非有意欺瞞王爺。”黑袍緩緩道:“華朝的寶藏,羽皇子很有可能對公主提及過,公主其實也知道寶藏所在。這兩塊石頭,便是找尋寶藏的線索。”抬手指著齊王手中紫石道:“王爺仔細看,這上面的線條,縱橫交錯,曲折回繞,有沒有可能是找尋寶藏的線路圖?”

  齊王以前得到綠色石,并不在意,畢竟皇宮之內,奇珍異寶多如牛毛,齊王所見到的珍寶,琳瑯滿目,那普通的石頭自然不會放在眼中。

  不過此刻聽得黑袍這番話,這看似普通的石頭,竟似乎與華朝遺留下來的大寶藏有著莫大的關系,當下仔細瞧了瞧,月光之下,石頭泛著紫色的光暈,上面那黑線一般的線條倒也是頗為清晰,聽得黑袍猜測,齊王倒真覺得上面的線條猶若盤曲回折的道路一樣。

  “舅舅既然將這石頭留下來,肯定是有作用。”齊王想了想,才道:“你猜測的很有道理,這石頭,很有可能已經指明了寶藏的下落。”

  “這幾年來,其實我一直都在研究這石頭上面的線路。”黑袍道:“不過一直沒有結果,今日聽王爺這般說,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王爺,看來咱們復國有望了。”

  “你是說.....!”

  黑袍輕嘆一聲,道:“只怪我自作聰明,其實如果早些拜見王爺,只怕早就能夠找尋到寶藏了。我一直想等找到寶藏之后,再請王爺出來主持大局,可是.....哎,羽皇子當真是運籌帷幄,他卻是已經安排好,找尋寶藏的線索,其實就在王爺身上,如果沒有王爺的幫助,我們便是窮盡一生之力,也無法找尋到寶藏所在。”

  齊王頓時便覺得自己的作用至關重要,頓時生出一種榮耀感,問道:“你是說,舅舅將寶藏的線索,其實是暗藏在兩塊石頭中,只有其中一塊石頭,便無法找到寶藏?”

  “正是如此。”黑袍道:“羽皇子將其中一塊石頭交給了我,另一塊石頭則是交由公主保管,只有兩塊石頭在一起,才可能找尋到寶藏的下落。羽皇子曾經囑咐過我,如果他出了任何意外,王爺便是華朝的繼承人,所有的華朝余裔,都將聽從王爺的調遣,所以羽皇子知道我遲早有一天會找到王爺,他甚至可能已經料到,只要找到王爺,將寶藏之事告之,王爺就能夠幫助我們找到寶藏,只可惜.....只可惜我自作聰明,沒有想到這一點,耽擱了這么長的時間。”

  齊王聽到他語氣充滿懊惱,心想以后要做大事,此人卻是不可或缺,自己既然要成就大業,必然要懂得收買人心,當下含笑勸慰道:“你也不必自責,此時自然也怪不得你。你行事小心,否則舅舅也不會將如此重任交托給你。”

  黑袍拱手道:“多謝王爺體諒。”

  齊王道:“也就是說,只要咱們的兩塊石頭放在一起,就可以找到寶藏?”

  “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如此。”黑袍倒也沒有把話說死,“這塊綠色的石頭,我研究了多年,有一點可以確定,這上面的線條,必是找尋寶藏的道路,如果我猜的沒錯,將兩塊石頭上的線條用東西拓印下來,然后小心連接在一起,應該就能夠看出寶藏藏身之所。”

  齊王拍手笑道:“如此甚好。是了,我現在還不知道你姓名,不知......!”

  黑袍苦笑道:“華朝余裔,本來在復國之前,沒有顏面自報家門,只是王爺既然動問,我只能據實相告,我叫諸葛正,乃是華朝四大姓之一的諸葛一族。”

  “哦?”齊王自然知道,華朝四大姓,分別是元、單、成、諸葛四大姓,四大姓當年隨著華朝的覆滅慘叫屠戮,四姓后裔要么慘死,要么隱匿,世間已經難得見到這四姓之人。

  黑袍道:“華朝四姓,元氏皇族所剩無幾,其他三姓,也都存留不多,不過大家卻沒有被斬盡殺絕,四姓后人,一直都在籌劃著復興大華。”

  齊王點頭道:“原來都是忠良。”

  “王爺,動問一句,那塊綠色石頭,如今可在王爺身上?”黑袍諸葛正問道:“事不宜遲,我們應該盡早將兩塊石頭上的線條拓印出來,查處寶藏所在,然后找到寶藏,用來招兵買馬,到時候由王爺統帥千軍萬馬,率領我們反秦復華。”

  齊王聞言,頓時顯出為難之色。

  黑袍見狀,問道:“難道石頭不在王爺身上?還是王爺有什么顧慮?”立刻道:“王爺,如果您信不過我,這塊紫石就交給王爺保管,王爺可以將兩塊石頭自行拓印,然后找出寶藏所在。如果有需要的地方,王爺盡管吩咐.....,王爺大可將這兩塊石頭拿到公主身邊,詢問公主事情的真相。”

  齊王搖頭道:“諸葛......諸葛先生,你誤會了,并非是我信不過你,而且.....而且此事不要告訴母后!”

  “哦?”黑袍奇道:“這是為何?”

  齊王冷笑道:“母后已經忘記了華朝的血仇,她不但沒有想過興復大華,而且......而且還準備阻止我成就大業。此時不告訴她還好如果告訴她,只怕要惹出麻煩。”

  “原來如此。”黑袍微微點頭:“既然王爺有此囑咐,此事自然還是瞞過公主。公主畢竟是女流,這興復帝國的大業,卻還是需要男人來完成。”

  齊王道:“不過石頭并不在我手中......!”

  黑袍眼眸中精光一閃,道:“王爺方才不是說過,公主已經將綠色石交給你,難道......難道王爺丟失了?”

  “那倒沒有。”齊王搖頭道:“雖然我此前并不知道石頭的作用,但畢竟是母后所贈之物,自然不敢疏忽,只不過.....只不過我將它轉贈給了別人。”

  黑袍一怔,問道:“不知王爺將它交給了誰?此物實在太過重要,無論如何,咱們都要找尋回來。”

  齊王轉過身,向忠義莊方向望過去,忠義莊其實就在不遠處,夜幕下的忠義莊,如同陰沉的古獸匍匐在蒼茫大地之上。

  “我將它送給了凌霜。”齊王苦笑道:“你既然對我的事情很清楚,自然明白,我為何要送給凌霜。”

  黑袍舒了口氣,笑道:“王爺情深意重,原來是將石頭送給了心愛之人。王爺放心,她雖然對你有誤會,但是王爺對她的真心,我相信她遲早能夠明白過來,她也一定會回心轉意,重新回到王爺的身邊。”

  “我知道她心里如何想。”齊王冷笑道:“她心中還念著楚歡,楚歡不死,她就很難回頭。”

  黑袍道:“王爺說的是。楚歡兵多將廣,手握重權,而且假仁假義,這樣的人,自然能夠蒙蔽許多人的眼睛。璞玉沒有雕琢之前,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價值,王爺之前沒有一個足以展現自己才華的舞臺,所以處處落在楚歡之下,也難怪凌霜姑娘會對王爺如此。不過她卻不知,楚歡不過是機遇巧合,才有今日,而王爺的前途,遠不是區區楚歡可以相比。楚歡不過是一介布衣,得了王爺的提拔,才能有今日,他血統低賤,如何能夠與王爺高貴的血統相提并論?”

  齊王聽得心里舒坦,握起拳頭,冷笑道:“楚歡不將本王放在眼中,忘恩負義,本王總要讓他明白,誰才是真正的天下之主。”

  “王爺,楚歡如今兵多將廣,實力強壯,卻不知王爺對他手中的兵馬可感興趣?”黑袍陰冷笑道:“他如今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王爺所賜,可是王爺如果想拿回來,也不是困難之事。”

  齊王聞言,先是一怔,隨即興奮道:“你是說......你是說可以將他的勢力收歸我有?”

  “正是這個意思。”黑袍緩緩道:“只是我擔心王爺心軟,不忍下手,只是王爺應該知道,成就大業者,絕不能有婦人之仁,而且.....王爺如果真想成就霸業,就要斬除道路上所有的荊棘,決不能有絲毫的心慈手軟!”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