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七彩蓮花斬金剛

作者:沙漠

  馮元破卻已經大聲道:“楚大人有情有義,馮某欽佩萬分,如此血仇,怎可不報?”望著金殿之上的皇帝,冷笑道:“風將軍坐鎮西北,手握重兵,自然是招人忌憚,有人想將之除去,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馮某今次出手,憑心而言,就是為勢所迫。”他斜睨了赤煉電一眼,沉聲道:“馮某坐鎮河西,手下兵馬眾多,瀛元自然也是一直想廢掉我馮家,此事我當然有所覺察……今日之事實,也證明瀛元對我馮家一直心懷不軌……設下如此圈套,便是為了除掉我,所以我只能鋌而走險,放手一搏……!”

  眾人見馮元破沉寂半日,又突然開口,知道此人必是不安好心。

  果聽馮元破繼續道:“楚大人,既然你確定風將軍之死與神衣衛有干系,那么幕后指使,也就不問自知了。”他盯著皇帝,“神衣衛只聽從瀛元的命令,青龍便算膽大包天,也不敢背著瀛元擅自刺殺帝國上-將軍,說到底,常天谷一戰,就是瀛元下旨,令神衣衛為風將軍布下的陷阱……!”長嘆一聲,道:“兔死狐悲,楚大人,馮某對風將軍一直也是敬佩有加,他半生艱辛,功勛卓著,出生入死,為秦國立下汗馬功勞,可最終卻落得如此下場,馮某也是心寒不已,今日馮某自當與楚大人共進退,攜手鋤奸!”

  皇帝嘴角泛起一絲冷笑,眼中劃過不屑之色,諸人自然也知道,馮元破如今是進退兩難,可說是滿盤皆輸,對馮元破來說,現在最緊要的事情,便是能夠逃出這天道殿,可是軒轅紹威勢在此,馮元破不敢輕舉妄動,馮元破滿口虛言,自然是想與楚歡聯手,尋得逃出天道殿的生機。

  馮元破此時卻又看向赤煉電,沉聲道:“電帥,明人不說暗話,馮某設局,確實是想借這次機會除掉你。你英雄蓋世,文韜武略,手下都是精兵猛將,對馮某來說,就如同睡榻之旁臥著一頭猛虎,我怎能不懼?”

  赤煉電淡淡道:“你心懷不臣,自然對本帥心存驚懼,若是忠義為國,又何須懼怕本帥?”

  馮元破卻是長聲笑道:“電帥,事到如今,又何必說這種冠冕堂皇之語,電帥心里其實也已經清楚,就算馮某失利,你電帥今次也未必能活著走出天道殿。”

  “哦?”赤煉電神情冷峻,冷冷瞧著馮元破。

  馮元破朗聲道:“電帥莫非覺得瀛元今次會放過你?你手握遼東鐵騎,帶甲十數萬,如今這秦國被瀛元折騰的四分五裂天下大亂,就算你沒有謀逆之心,此人也絕不會放過你……風寒笑便是前車之鑒,事到如今,你若還心存僥幸,那我也就無話可說了。”

  赤煉電依然很是鎮定,冷笑道:“你陰謀敗露,無路可逃,難道還要在圣上面前污蔑本帥?還要挑撥圣上與本帥的關系?”

  “挑撥?”馮元破哈哈笑道:“電帥方才對我動手,以你的武功,也不至于毫無還手之力,可是你卻一直后退到殿門,電帥難道不是另有所圖?”

  赤煉電眼角**,厲聲道:“你說什么?”

  “電帥難道不是發現事情不對,想要找機會逃離天道殿?”馮元破目光灼灼,“否則你又為何佯裝不敵,退到殿門?”

  赤煉電雙眸生寒。

  “電帥,如今的形勢,你我和楚總督都是境況相同。”馮元破緩緩道:“我本想除掉昏君,但是功虧一簣,他是放不過我的,你手握重兵,瀛元對你心存忌憚,你想離開天道殿,也是癡心妄想……!”看向楚歡,“風寒笑是被神衣衛所害,這幕后主使,當然就是瀛元,楚大人既是十三太保的血狼,而且還存著為風寒笑報仇雪恨之心,瀛元自然也不會放過楚大人……如果到了這種時候,我們三人還要各自為戰,那么一個也別想走出天道殿,可是我三人聯手,瀛元也未必能奈我們何!”

  他當著皇帝之面,毫不忌言,而且將其中厲害,也是一針見血道來。

  周廷等人都是微微變色,他們心里自然清楚,馮元破所言,固然是想在絕境之中求得生機,可是其言在當前形勢下,也確實是事實。

  有人先前還不大明白,此時聽馮元破之言,便也發現赤煉電只怕真的心存他念,故意退到殿門前,恐怕當真是為了找尋機會逃出天道殿。

  馮元破話一說完,本來退到兩邊的四名神衣衛,立時警覺起來,往前靠了靠,逼近殿門,殿中其他神衣衛也都是全神戒備起來。

  皇帝目光陰寒,聲音低沉:“馮元破,看來你真的是想株連九族!”

  馮元破冷笑道:“你機心深沉,風寒笑為建立大秦,立下汗馬功勞,你連他都不放過,難道還能放過我們?既然橫豎都是死,我們自然不能坐以待斃!”

  皇帝斜睨了楚歡一眼,道:“楚歡,朕只問你,常天谷一戰,如你所說,你并沒有親眼瞧見岳冷秋的面容,此番又緣何如此肯定岳冷秋當時在場?”

  “我先前說過,二哥跳下懸崖之前,在西梁兵內發現了一群帶著面具之人。”楚歡緩緩道:“當時我并沒太過在意,但是中間一人或許是心虛,閃躲了一下,我也是瞧見了那人的身形,他的輕功很是了得,而且身形我也是記得十分清楚……!”雙眸盯在青龍的側臉上,“你扮成長生道徒,混跡人群之中,我第一眼瞧見你的背影,就有熟悉之感,卻還不敢確定……!”

  “哦?”青龍面不改色,依然是氣沉如水。

  楚歡繼續道:“直到先前你從大殿離去,那閃動的身法和動作,與我當初所見一模一樣……你的身形,深刻我腦中,也直到先前那一刻,我才終于明白二哥當初的那句話……!”

  “哦?”

  “雖然二哥當初提到神衣衛,我也一直懷疑神衣衛與常天谷一戰有牽連,可是一直不曾確定。”楚歡緩緩道:“我倒是想過,如果有機會,進入白樓,查閱白樓檔案,或許能夠找出常天谷之戰的真相,只是沒等我找到白樓,卻先找到了你,我今日才確定,當年那場血案,不但與神衣衛有牽連,而且還是你青龍千戶親自帶人設下了陷阱……!”

  周廷等人心中各有疑問,但是神衣衛屬于皇帝直接統管的暗黑衙門,便是朝廷重臣,也不得對神衣衛指手畫腳,更不得有任何的干涉,所以事關神衣衛,周廷等人卻也不敢多說。

  青龍只是冷笑,并不說話,皇帝的神色卻是變得陰沉起來,似乎在想著什么,片刻之后,終于道:“岳冷秋,楚歡所言,是否屬實?你等當真與西梁人勾結在一起,刺殺了風寒笑?”

  皇帝這般說,眾人又是一驚。

  毫無疑問,皇帝這樣說,顯然是對常天谷血案的真相并不清楚,并不知曉青龍率領神衣衛與西梁人一起刺殺風寒笑。

  太子眉頭也是一緊,看了皇帝一眼,見皇帝神色冷峻,感覺皇帝并不是在故弄玄虛,心下亦是駭然,暗想如果連皇帝都不知道常天谷血案的真相,那么神衣衛又是如何卷入到常天谷血案之中,沒有皇帝的準許,神衣衛又怎敢擅自行動?

  青龍聽得皇帝質詢,神色變的凝重起來,猶豫了一下,終是道:“圣上,臣不敢欺君,只是……!”頓了頓,終是堅定道:“常天谷一戰,臣當時確實在場!”

  青龍當眾承認,眾人又是一怔,皇帝聲音已經冷厲起來:“如此說來,風寒笑是你帶人所殺?”他身體微微前傾,蒼老的臉上顯得陰沉可怖:“朕并無聽你向朕稟報,朕也并無這般旨意,你是瞞著朕,誘殺風寒笑?”

  青龍道:“圣上,臣罪該萬死!”

  “你是罪該萬死!”皇帝冷聲道:“你與風寒笑并無仇怨,也無朕的旨意,當然不是奉旨殺他,更不是因為私人恩怨,朕問你,常天谷之戰,你當真是與西梁人在一起?”

  青龍朗聲道:“圣上,臣雖然有罪,但是臣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盡忠圣上,圣上若要降罪,臣甘愿受死!”

  “為朕盡忠?”皇帝淡淡道:“與西梁人勾結,背著朕誘殺帝國上-將軍,這就是你對朕盡忠?”

  青龍并無回答,斜眼看了楚歡一眼,淡淡道:“楚歡,你本不該活下來……你可知道,你活下來,已經是壞了大事……!”

  “哦?”楚歡冷笑道:“是因為你的奸謀敗露?事到如今,究竟是誰在背后指使你這樣做,莫非你還不想招認?”

  青龍閉上眼睛,沉默片刻,忽然斜眼看向遠處的迦樓羅王,雙眸寒光閃閃,終是道:“楚歡,我的性命,不值一提,為圣上盡忠,我便是被碎尸萬段,也心甘情愿,可是……!”欲言又止,終是沒有多說,向皇帝恭敬道:“圣上,臣不敢辯駁,請圣上恕臣有苦衷不能向圣上稟明實情,欺君之罪,萬死不能恕,臣早就準備等到大事一了,便即以死向圣上謝罪,既然事已至此,臣大罪在身,不敢茍活……!”眼中寒光陡顯,厲聲道:“楚歡,你要動手,便即動手,不必猶豫……!”沒等楚歡動作,竟是已經一手成爪,陡然間往楚歡**抓了過去。

  ------------------------------------------------------------------------------

  ps:先向大家道歉,數天未更,先是從上海到老家,然后從老家到武漢,又從武漢回老家,又從老家到合肥,苦不堪言,這一更先送上,新春佳節,在這里祝愿大家春節快樂,闔家幸福,祝愿你們和你們的家人身體健康,新的一年,事事順心,天賜你們一世吉祥!

  喜歡飲酒的過年盡量節制一點,注意自己的身體,出門在外的也要注意安全,沙漠在這里向你們拜年了!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