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八部天龍笑鹿鼎

作者:沙漠

  自朔泉到雁門關,實際上路途也算不得遙遠,只是楚歡這一路上巡檢,所以倒是耽擱了不少時間,沿途卻也是懲處了十多名貪贓枉法中飽私囊的官員,而且將這些官員的違法之舉以及懲處的結果都是公之于眾,引得叫好聲一片。

  等到了雁門關時,距離離開朔泉城已經過去了近半個月。

  雁門關歸由西北軍鎮守,統軍大將甘侯本就是出身于西北軍,這支軍隊在西梁人南侵之時,損兵折將,連連潰敗,近十萬西北軍將士,曾一度成為一盤散沙。

  甘侯能夠成為西北軍統軍大將,固然是因為在西北軍中的資歷極老,熟悉西北軍的事務,更為重要的一點,就是在抵抗西梁軍入侵的時候,甘侯所部是少有的能夠取得勝仗的軍團。

  也正因為在最困難最險峻的時候,甘侯與西梁軍作戰連續取得幾次勝利,雖然在總戰略上無關緊要,卻也一度鼓舞了西北軍的士氣,其聲望也一度達到了頂峰。

  余不屈前來西北,作為西北所有軍隊的最高長官指揮抵抗西梁之戰,其軍隊的組成部分,除了關內調動而來的西北軍,各州府的州軍,從民間征調的新軍,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就是原來隸屬于風寒笑麾下的西北軍,而甘侯則是在余不屈手下得到了重用。

  等到西梁與秦國議和,西梁南院大王肖天問率軍撤走,余不屈將混編的西北軍進行了重新編制,主要分編成平西軍和西北軍兩部。

  當時西北動蕩不堪,流寇四起,組建平西軍的目的,就是為了鎮壓西北地面上的流寇,穩定內亂,而西北軍則是趕赴雁門關,鎮守關隘,防止西梁人卷土重來。

  鎮守雁門關的西北軍,不過三四萬之眾,比起當初十萬虎狼之師,兵員減半都不止,而且曾經巍峨聳立的雁門關被西梁人拆毀,想要修復雁門關,則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財力,以秦國目前的境況,這座當初被稱為大秦第一雄關的雁門關根本無法重新修復。

  余不屈將數萬之眾的西北軍交給了甘侯,令其鎮守帝國邊戍,甘侯在極為惡劣的環境下,為了組建防線,在雁門關內修建了三十六塢堡,而三十六塢堡的位置,則是按照兵法中的陣型進行布置。

  楚歡此前知道雁門關下,甘侯率領西北眾修建了三十六塢堡,但是具體是個什么樣子,卻并不清楚,此番到來之后,才知道所謂的三十六塢堡,實際上就等若是三十六處村莊一般。

  每一處塢堡,大概部屬一千名左右官兵,以沙土搭建成房舍,每一處塢堡的房舍連成一片,再用沙墻圍起來,沙墻的四角,都會搭建瞭望塔,用以警戒。

  每一座塢堡之內,都設有兵器庫、馬廄,日夜都有兵士看守。

  西北軍所擁有的馬匹并不多,一座塢堡,多的能有個三四十匹,少的甚至只有三五匹也是常見的事情。

  只有到了邊關,才能感受到西北軍將士生活環境的艱苦,邊關多風沙,如今正值冬季,天氣便更為寒冷,哪怕是白天,氣溫也是很低,一旦風沙卷起,那砂礫打在人的臉上,就像刀子在鉸割著皮膚,十分難受。

  三十六座塢堡,都各有其名字,按照三十六天罡星命名,什么天機堡、天閑堡等等,不一而足,楚歡知道后,心想甘侯當真能夠記得三十六座塢堡的名字?

  楚歡此來,主要是為了見一見甘侯,雖說是為了解決關外關于貿易場的事情,實際上楚歡更愿意與甘侯有個較深的接觸。

  西北三道,各占一方,對于西北目前的局勢,楚歡嘴上不說,心里卻是一清二楚,朱凌岳虎視眈眈,肖煥章心懷鬼胎,帝國中樞對西北的影響力已經微弱無比,他很清楚,如果皇帝沒有大乾坤手段改變帝國的現狀,那么帝國的形勢將會越來越惡化,而西北的局勢,也將隨著天下形勢的惡化變得更加的嚴峻。

  朱凌岳想要獨霸西北,楚歡當然不允許天山鐵蹄進入西關,而肖煥章則是縮在背后,居心叵測,西北三雄格局已經形成。

  只是楚歡知道,西北土地上,并非只有三支勢力,還有一支勢力顯得很低調,但卻絕不能忽視,這支勢力,當然就是衛戍雁門關的甘侯。

  甘侯麾下有三萬之眾,而這三萬兵馬,全都是經過戰事的老兵,絕對是一支戰斗力極強的軍團,自始至終,甘侯并無插手西北事務,就像一個隱形人一樣,帶著手下幾萬兵馬在雁門關這惡劣的環境中自力更生。

  楚歡清除,雖說甘侯麾下有幾萬之眾,實力不弱,但是這支勢力卻并無爭雄西北的勢力,他們的底子太弱,只是一支純粹的軍團,并無任何后勤的保證,缺糧又缺錢,甘侯能夠讓這支軍團穩在邊關,已經是十分了不起,至若要帶著這支軍隊縱橫西北,實在是無法實現。

  但是他們雖然沒有強大的實力控制西北,卻有足夠的能力左右著西北的格局,西北三道,無論是誰得到這一支勢力的幫助,必然是如虎添翼。

  楚歡固然對朱凌岳一直心存戒備,卻也從來不敢忽視西北軍這頭,所以他才在金州安排方如水鎮守,而且再三囑咐方如水一定要嚴加戒備,其目的,本就是為了提防邊關的甘侯。

  對甘侯這個人,楚歡一直是看不透,不知道甘侯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

  不可否認,甘侯絕對是一位上上之將,他此前不但能夠在逆境之中連續取得與西梁人作戰的勝利,而且余不屈將雁門關交給他之后,他便能夠在極為惡劣的情況下,立刻設建三十六塢堡構筑邊關的防線,除此之外,他還能夠看穿秦國的沒落,朝廷難以對邊軍進行支持,所以早早就開始在邊關墾地種田,種種一切,表明此人絕對是一個目光頗遠的將才。

  也正因如此,楚歡對此人一直是心存忌憚。

  金賀二州的叛亂,雖然楚歡最終取得勝利,但是他心中卻一直有一個不安的音符在跳動著。

  金州張叔嚴父子舉兵造反,金州的蘭嶧城,距離雁門關最近,按照常理,金州作亂,作為朝廷官軍的西北軍即使有衛戍邊關的職責所在,也必然會往內陸移動軍隊,給金州軍制造壓力,可是自始至終,甘侯都是按兵不動,據楚歡所知,張叔嚴父子在金州叛亂之后,甘侯的西北軍依然是駐守三十六塢堡,沒有一兵一卒往金州逼近,更不曾給金州帶去一絲一毫的壓力,整個金州戰事,甘侯這邊就似乎變成了聾子和啞巴。

  這對楚歡來說,無疑是一個讓人不安的信號。

  金賀二州的叛亂,幕后指使,是朱凌岳無疑,而甘侯對此視而不見,楚歡雖然沒有證據證明甘侯與朱凌岳之間有什么牽扯或者交易,但是內心深處卻總有一個聲音在提醒他,一旦甘侯真的與朱凌岳私下有勾結,那么對西關來說,情況就將變的十分的嚴峻。

  朱凌岳遲早要對西關發難,而甘侯就在西關背后,如果說給楚歡一段時間準備部署,傾全力抵抗朱凌岳或許還能有希望一搏,可是一旦甘侯與朱凌岳有關系,背面來上一刀,楚歡即使知道這一刀一直準備著,卻也無力抵抗,到時候西關必然是一敗涂地。

  楚歡抵達一處塢堡的時候,天色已經是黃昏時分,西北的冬日,天黑得很早,雖然只是黃昏時分,天地間卻已經十分昏暗。

  風沙雖然不算很大,但是偶爾一陣風吹起,卷起地上的砂礫,在空中亂舞,打在人的身上,也著實有些不舒服。

  祁宏率領的一干護衛幾乎都是出自京城的近衛軍,他們雖然單兵戰斗力很強,但是對環境的適應力卻未必比得上西北將士,不少人已經是用布巾包著自己的臉,免得被砂礫打上毀了容。

  沙土砌成的圍墻當然不會有多結識,塢堡前飄著兩面旗子,一面旗子寫著“天孤堡”,而另一面旗子上,則是寫著一個大大的“秦”字。

  群雄爭霸之時,“秦”字旗飄揚在中原大陸上,所向披靡,望著膽怯,但是現在這面旗子上布滿了灰塵,甚至有些殘破,終日被風沙洗禮,再好的布料,也要被砂礫打穿打爛,旗子上大大小小有十來個破洞,正如當今天下,殘破不堪。

  楚歡的隊伍來到天孤堡外,站在瞭望塔上的兵士早已經瞧見,往里面做了手勢,等到楚歡的人馬到得大門前時,大門卻是被緊緊關上,六米高的門頭上,站著十幾名西北軍將士,其中一人已經大聲喝問道:“你們是什么人?塢堡重地,乃是軍事要塞,閑人不得靠近。”

  “大膽……!”祁宏知道這個時候必然是要自己出場,抬手指著上面道:“你們自己也不睜開眼睛看看,我們是閑人嗎?西關道楚督在此,還不打開大門。”

  “你們到這里所為何故?”上面并沒有立刻下令開門。

  祁宏還要說話,楚歡已經擺擺手,這才抬頭笑道:“本督是來見甘侯甘大將軍的,你們這里有三十六座塢堡,甘將軍在哪一座?”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