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日月雙懸鎮乾坤

作者:沙漠

  “不要,千萬不要。”肖恒立刻道,一副很擔心的模樣,“銀香,我決不能讓你為我冒這樣大的險,你畢竟還在總督府做事,莫說插手此事,就是議論,恐怕也會被楚督所忌諱,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萬不能因為我受到牽累。”

  他倒不是真的擔心銀香會被處罰,自己好不容易搞定了銀香,就等若在西關總督府有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眼線,而且銀香時常在楚歡身邊伺候,可見這只眼線有多么重要,如果銀香冒然去與總督夫人談起此事,以楚歡之精明,瞬間就能發現銀香有問題,銀香是生是死倒不打緊,可是少了這樣一個眼線,那可是大大的損失。

  銀香只是個天真爛漫的姑娘,哪里知道肖恒的心思,只以為肖恒是真心關護自己,更是感激,睫毛閃動,道:“公子,那你說怎么辦?如果真的打起來,會……會死很多人的。”

  肖恒苦笑搖頭道:“尸橫遍野,血流成河,銀香,咱們決不能讓著悲慘的情景出現……!”沉默片刻,終于問道:“楚督要求的底線,是否真的不能知曉?”

  銀香搖搖頭,忽然想到什么,道:“公子,你說……你說老爺會不會將禮物的數目寫下來?”

  “應該不會。”肖恒搖頭道:“他心里有數,應該不會寫在紙上。”隨即問道:“就算寫到紙上,咱們也不能看見。”

  銀香猶豫了一下,終于道:“公子,其實……其實老爺的書房,每隔兩天就要打掃一番,雖然不能動里面的東西,可是……可是卻要將里面的桌椅抹干凈,免得有塵灰,這是夫人早就吩咐下來的事情……!”

  肖恒眼睛一亮,問道:“你可以進書房?”

  “書房打掃不是我。”銀香搖頭道,見到肖恒流露出一絲失望之色,忙道:“不過我有辦法進到老爺的書房……!”

  “哦?”

  “給老爺收拾書房的是我的姐妹。”銀香微挺著**,看上去有幾分得意,“她打小和我一起長大,親如姐妹,明天就是打掃書房的時間,我可以讓她幫我去做其他的事情,然后我代替她去書房收拾……!”

  肖恒存了一線希望,輕聲道:“這會不會太兇險?如果被發現……!”

  “不會的。”銀香只當肖恒關切自己,嫣然一笑,“老爺的書房特別忌諱別人進去,除了打掃書房的,別人不能靠近一步。老爺明日出府之后,我就去收拾,一定沒有問題。”頓了頓,輕聲道:“是了,今晚老爺歇息之前,還往書房去了好久,也不知道做些什么,我是等老爺離開書房之后,這才離開府邸出來見你……!”

  肖恒心中的希望頓時大升,“你是說楚督今晚去過書房?”

  “嗯!”銀香點點頭。

  肖恒道:“那就很有可能寫了一些東西,銀香,只要拿到楚督心中的禮單,我們北山就抓緊籌備,定能夠避過一場戰爭,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若是組織一場戰爭的爆發,那將是救下千百人的性命,功德無量。”

  銀香起身道:“公子,那我明天就去老爺的書房找一找。”隨即低下頭,輕聲道:“已經很晚了,我……我先回去了。”

  “銀香,真舍不得你離開。”肖恒嘆了口氣,“不過大事要緊,關乎千百人的性命……!”想到什么,從身上取出一塊暖玉,“銀香,這是家母傳給我的,讓我有了意中人,就作為定情信物,你能收下它嗎?”

  這暖玉是個麒麟造型,晶瑩剔透,看上去價值不菲,銀香急忙道:“公子,我……我不能……!”

  肖恒卻已經硬將麒麟暖玉塞到她的手中,肅然道:“這是我們的定情信物,你一定要收好。”

  銀香咬著**,猶豫了一下,終是小心翼翼將麒麟暖玉收起,低著頭,羞澀問道:“公子,你……你真的能對我好嗎?”

  肖恒立刻指天立誓:“我對天發誓,此生絕不辜負銀香,否則……!”

  “不要……!”銀香不等他說完,已經打斷道:“公子,我相信你是真心的。”

  肖恒溫柔一笑,張開雙臂,似乎要將銀香攬進懷中,銀香已經退后兩步,羞紅了臉:“公子,我……我喜歡你,可是……可是現在不能……!”

  肖恒微笑道:“你是個好姑娘。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總督府離這里不遠,我自己可以回去。”

  “不行,太晚了,你一個姑娘家,太不安全。”肖恒搖頭道:“這樣吧,我派人送你到總督府附近。銀香,我還在這里等著你。”

  銀香點點頭,似乎想到什么,輕聲道:“公子,老爺還說,你才干出眾,前途無量,只是……只是不知道肖總督會不會重用你?如果重用你,北山一定會比現在還要好……!”

  肖恒溫和一笑,叫了人來,送銀香離開,臨走之時,肖恒一副不舍樣子,等銀香背影消失,肖恒這才關門回屋,看上去有幾分興奮,隨即喃喃自語:“重用我?哎……千里馬少有,伯樂更少有……!”

  ……

  ……

  肖恒與銀香幽會的時候,楚歡正拿著一樣東西,來到了素娘的院子里,雖然入夜之后,還有些回味昨夜與琳瑯翻云覆雨的癲狂,但是楚歡卻也知道,家里還有素娘,素娘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多時不見,卻也不能冷落了這小媳婦。

  正要進屋,忽地想到如蓮,目光不由往院子不遠處的另一處房舍看了過去。

  素娘居住的,自然是總督府的正院,這是主院,面積最大,與如蓮住的地方中間隔著一道花圃,那邊燈火還亮著,楚歡想了一下,沒有立刻進院子,而是往如蓮那邊過去。

  如蓮為人低調至極,平日里不顯山不顯水,便是府邸里的人們,如果不是有人提起,也不會有幾個人想到府里還有一個叫如蓮的小姑娘。

  楚歡心中倒是有些愧疚,雖說對如蓮的生活照顧的倒是周全,可是卻很少和如蓮談心說話,如蓮心里到底想些什么,楚歡都是不知道。

  到了門前,輕輕敲了敲門,很快就聽到腳步聲響,隨即聽到如蓮的聲音問道:“是素娘姐嗎?這么晚,還沒歇下?”屋門打開,露出一張清秀的臉龐來,見到楚歡,先是一怔,隨即顯出喜色,道“大哥,是……是你?”

  楚歡含笑道:“說別人沒歇息,你不也一樣?”往屋內看了一眼,問道:“我可以進去嗎?”

  如蓮急忙拉開門,楚歡進到屋內,卻見到桌上堆著厚厚的一疊紙,旁邊還有筆墨,奇道:“怎么,這么晚,還在寫東西?”

  如蓮臉上顯出虔誠之色,道:“大哥,我在抄寫《往生經》!”

  “《往生經》?”楚歡奇道:“為何要抄經文?”

  如蓮猶豫了一下,終于道:“是為了師傅!”

  “靈伽師太?”楚歡立刻就想到已經逝去的靈伽師太,柔聲道:“還在想著靈伽師太?她已經不在了,小妹,你好好活著,就是靈伽師太最期望的事情。”走到桌邊,看到桌上放著一本《往生經》,旁邊則是堆著已經抄好的經文,墨跡未干,不過自己娟秀,看來如蓮倒是寫得一手好字。

  “大哥,你坐。”如蓮已經與楚歡生活很久,倒是不再拘束,“我給你倒杯茶!”

  “不用了。”楚歡含笑道:“小妹,坐下說話。”等如蓮在對面坐下,楚歡才道:“大哥都說了許多次,不要成天憋在家里,會被憋壞的,有時間就出去走一走……!”

  如蓮輕輕“嗯”了一聲,十分乖巧。

  小尼姑已經不是當初的小尼姑,早已經褪去了當初的緇衣,換上了尋常女子的衣裙,今日穿著綠蘿裙,靜若芳草,晶瑩淡麗,一頭烏絲漆黑如墨,楚歡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干瘦嬌小,如今卻已經變了許多,肌膚雖然比不得琳瑯那般**,卻也**起來,亭亭玉立,秀麗如水。

  “大哥,那是什么?”如蓮瞧見楚歡手中拿著一樣圓圓的東西,水靈的眼睛閃動,頗有些稀奇。

  楚歡笑道:“還不是看到你和素娘成日里憋在府中,這是足球……唔,應該叫蹴鞠!”

  “蹴鞠?”如蓮有些疑惑。

  楚歡笑道:“是個可以放松心情又能鍛煉身體的游戲,回頭我把游戲規則教給你們,府里有這么多人,可以在一起玩耍。”

  “噢!”如蓮頗有些好奇,不知道這樣一個小小的球兒該怎樣玩。

  “怎么抄寫了這么多?”看到桌上都是抄寫的經文,每一個字都是異常的認真,楚歡忍不住問道:“這不是很累?”

  “要抄寫八百份。”如蓮解釋道:“只要抄寫了八百份,就可以讓師傅不受惡道輪回!”

  “惡道輪回?”楚歡奇道:“這是什么意思?”

  如蓮道:“大哥知道六道嗎?”

  “知道。”楚歡點頭道。

  “六道分為三善道和三惡道,三善道是天、人、阿修羅,三惡道是畜生、餓鬼和地獄。”如蓮神情莊重,肅然道:“但阿修羅雖為善道,可是德不及天,被稱為非天,以其苦道,尚甚于人,所以有時候被列為餓道,合稱為四惡道。”

  楚歡微微點頭,問道:“這惡道輪回,是否就是說在這四大惡道之中輪回受苦?”談到六道輪回,楚歡的思緒又飄到了遙遠西梁,還有那一座廟宇。

  他清晰地記得,自己在西梁之時,為了給媚娘求醫,前往找尋鬼大師,在鬼大師的那座小廟之內,他便震撼地看到了一幅壁畫。

  那一間屋內,六道輪回以生動的畫像表現出來,楚歡甚至還記得,在那間屋內,還有一副金甲佛神的畫像。

  那場景讓楚歡終身難忘,左手持著黃金法杖,右手持著刻有“卍”字的黃金盾牌,六條巨龍環繞著那一尊佛神,在楚歡腦海中是永遠也揮之不去。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