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虎嘯龍吟修羅破

作者:沙漠

  ()  魏無忌巋然嘆息道:“想大秦立國之初,天下井然,我那時尚在求學,都說大秦將會在皇帝的帶領下,走向盛世,只是從沒有想到,短短二十年,這天下……!”臉上帶著不解,搖了搖頭,滿是惋惜之sè。

  “天下大亂,西北也不會安寧。”裴績的神情嚴肅起來,凝視著楚歡,“二弟,這西北有一頭狼,一直在做等時機,現在火候未到,一旦到了時機,他必然會張開血口,吞噬西北。”

  楚歡明白裴績的意思,知道裴績口中所說的“狼”,只能是天山道總督朱凌岳。

  “楚督,其實我此番前來西北投奔,并非是想求大人庇護。”魏無忌猶豫了一下,終于道:“魏某其實是想……是想在楚督麾下,一展抱負,雖說無忌仕途之路從不順心,十分坎坷,但是……但是無忌想過,楚督為人寬厚,無忌或許能在西北為大人做些事情……!”

  楚歡知道,自己要治理西關,缺乏的就是大量的優秀人才,魏無忌雖然落魄,但看上去還是頗有才學,在西關給他安排一個差事,倒也不是難事,他腦海中甚至立刻想到,新鹽局那邊如今就人手不夠,雖說目下鹽道還沒有運轉起來,但是工場建好,就會立刻著手制鹽,新鹽局很快就會成為西關最繁忙的衙門之一。

  他正想與魏無忌提及新鹽局的差事,魏無忌見到楚歡沉默,還當楚歡為難,已經道:“楚督,無忌從河北來到西北,進入西關的境內,沿途卻是看到許多的田地荒蕪,無人耕種,楚督可想過如何解決這些問題?”

  楚歡一怔。

  他來到西關的時間尚短,除了要應付朱黨和北山士紳,目下jīng力投入最多的幾件事情,一件是建工場制鹽,一件是建軍,還有一件,便是目下還在進行的應對瘟疫。

  至若田地,他心里也明白,西關戰后,大量田地荒蕪,雖然北山士紳以及西關本土不少士紳已經耕地下種,但是西關耕地面積巨大,田地優劣有別,耕種下去的土地,大都是西關比較肥沃的良田,耕種的面積整體而言,相對很少。

  “西關剛剛經過戰事,戰亂之時,西關無數百姓死在西梁人的鐵蹄之下,再加上諸多百姓流落他鄉,雖說已經有部分百姓返鄉,但是卻依然有大量的人口流落在外。”魏無忌正sè道:“西關三道,論起面積和人口,西關自然是位居首位,但是楚督應該察覺,西關大量百姓的百姓流落在天山和北山,西關的人口數量,早已經不能與戰前相比。”

  楚歡和裴績對視一眼,眼中都是先出驚奇之sè,這一問題,兩人未嘗沒有察覺過,但是術業有專攻,楚歡想著鏟除西關的敵對勢力以及振興西關經濟,而裴績的著重點,則是想著要為楚歡建立一支能夠在西關穩住根基的jīng銳軍團。

  魏無忌此時提到人口問題,這其實又是根本xìng的問題。

  魏無忌見楚歡和裴績都是認真看著自己,顯然是在仔細聆聽,立刻道:“楚督要振興西關,人口是必不可少的。兩位不知可聽過,先秦變法,秦國大良造商鞅就曾說過,民過地,地過民,其實都沒有好處,地廣民眾未必富強,而地狹民寡,也未必貧弱,想要強大,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是否能夠有效發揮人口和土地的效用。”

  楚歡眼中顯出光彩,他先前對魏無忌的印象,只是覺得他是一個頗有情義的讀書人,但是這幾句話說下來,楚歡頓時便覺得自己很有可能小看了這個一直郁郁不得志的讀書人。

  “無忌公子有何高見?”裴績捻須含笑問道。

  “楚督要恢復西關的元氣,輕徭薄賦自然是必不可少。”魏無忌肅然道:“但是想要讓西關富足強盛,就應該充分利用人口和土地,讓他們能夠最好地結合在一起,產生出最大的效用。西北的人口,相對關內來說,本就地廣人稀,西關經過戰亂,死傷無數,再加上大量難民外流,雖然無忌初來西關,但是無忌想,現在的西關,地廣人稀的情況必不可免,這就是大良造口中所說的地過民,耕地得不到充分的利用,出現大量的荒地,對西關的振興,絕無好處。”

  楚歡若有所思道:“無忌公子的意思是說,西關現在缺人力?”

  “恕無忌直言,人口銳減,對西關來說,甚至是一場比戰爭還要嚴重的災難。”魏無忌神情凝重,“無忌入關之后,途經北山青州,在青州境內,看到了許多的西關難民,無忌當時也與不少人聊過,詢問他們為何不返回故鄉,對他們的心思,也是略知一二。”

  楚歡頷首道:“我前來赴任的時候,在青州也見到了大量的難民,看他們的情形,似乎并沒有做好返鄉的準備。”頓了頓,問道:“無忌公子,莫非他們是擔心西梁人再次打過來?”

  魏無忌抬起手,擺擺手,“楚督沒有耕過地,不了解農民對土地的感情。”忽然感覺自己這句話有些唐突,尷尬道:“楚督,我的意思是……!”

  楚歡已經笑道:“無忌公子有話但說無妨,咱們現在坐在這里說話,只是朋友,沒有拘束。”

  魏無忌心下頓寬,這才道:“就像讀書人的筆,商人的秤,這田地就是老百姓的命根子,不到萬不得己,誰愿意流落在外?”

  “那他們為何不返回故鄉?”

  “其實道理很簡單,很多人以為,就算回到故土,那也活不了xìng命。”魏無忌嘆道:“有地無糧,等若無地。多少人生生餓死,老百姓現在不怕刀槍,就怕沒有糧食。西關三道,西梁人兵犯我秦國,幾乎占領了西關全境,反倒是天山北山兩道有驚無險,西梁鐵蹄并沒有進入他們的境內,所以他們的生產并沒有得到破壞。西關多少土地豪紳家破人亡,財產被洗劫一空,而北山和天山的士紳,雖然在戰時被征收了錢糧,但是元氣未傷……!”頓了頓,才道:“否則北山士紳也不可能有那樣的財力涌入西關,一擲千金。”

  楚歡微微頷首,裴績也是若有所思。

  “所以等到秋收的時候,北山和天山的收成不會有太大的影響,至少他們不會餓死人。西關流民們也都說了,留在天山北山,就算乞討,只怕也能得到幾口飯吃,但是回到西關,連乞討都沒有地方可去。”魏無忌苦笑道:“返回西關的百姓中,大都是有自己幾畝薄田的小農,那些租種土地的佃農,有不少就留在北山和天山,為當地的地主豪紳種田。當初那些佃農為地主豪紳種田,到了年終,還能留下幾成,如今西關的難民在他們那邊種田,條件苛刻,年終拿不到一斗糧食,但是雇主每rì卻能給他們一些湯湯水水,讓他們生存下去。”

  楚歡嘆了口氣,他此前對此并無研究,但是也略有所知,帝國底層的百姓,分為小農和佃農,小農都是有自己的田地,但是數量極少,繳納賦稅之后,多少還能留下壓倉糧,而佃農,沒有自己的田地,只能為豪門大戶種田,其實就是租田種糧,比起小農,他們除了要向官府繳納賦稅,還要將大部分的收成作為租金繳納給雇主,一年到頭,所剩無幾,勉強糊口而已。

  至若奴仆,那就如同牛羊牲畜,可以zì yóu買賣,他們自己的身體都不屬于自己,就更不必說擁有自己的東西了。

  裴績聆聽許久,忽然開口道:“無忌公子說的不錯,人口是重中之重,無論生產建設,哪怕是征兵,都需要大量的人口,如今的西關,正如無忌公子所言,大量土地荒蕪,而人口銳減……這對西關,絕不是什么好事情。”

  楚歡有些苦惱道:“難民流落在外,總不能拿著繩子將他們綁回來?”苦笑道:“有許多人已經在它地落腳,恐怕已經絕了返回故鄉之心。”

  “無忌公子既然談到這個問題,想必對這問題已經想了很久。”裴績看向魏無忌,“無忌公子可有什么良方,化解這種境況?”

  魏無忌嘆道:“其實早在多年前,我與陳夫子……哦,陳夫子乃是家師,那時候他就對無忌說過,圣上……!”似乎覺得有些不合適,瞧向楚歡,并不敢繼續說下去,楚歡再次道:“無忌公子盡可暢所yù言,不要有任何拘束。”

  魏無忌這才道:“圣上迷戀修道,賦稅rì增,家師那時就說過,長此以往,立國之初的興旺之態,很快就會改變,老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就絕沒有心思從事生產,而先師所言已經成真,數年前開始,帝國境內就有許多土地開始荒蕪,許多百姓被逼淪為匪寇……!”

  “令師如今何在?”

  魏無忌苦笑道:“先師三年前就已經辭世,他辭世之后,無忌才前往京城,意yù報效朝廷,只可惜……!”搖頭嘆道:“人微言輕,無忌空有報國之心,卻報國無門,先師留下的治國大計,一直派不上用場,后來離京去往河北,本想著在河北一展抱負,但是……依然籍籍無為……!”

  楚歡立刻問道:“令師的治國大計是?”

  魏無忌抬起頭,眼中泛起光芒,“先師的治國大計,就是要應對當下西關這種局面,無忌此番前來,只盼能在楚督麾下一展抱負,無忌相信,只要楚督采用此策,不但可以讓流落在外的西關難民絡繹返回,而且定能解決當前大量田地荒蕪的境況。”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