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虎嘯龍吟修羅破

作者:沙漠

  楚歡到得院子內,清清冷冷,輕手輕腳走到屋門前,屋門也是緊閉著,正要抬手敲門,但是尚未碰到大門,便即停下,想了一想,放下手,瞧見有一條細細的門縫,當下屈著**,瞇著眼睛想看看里面到底是個什么情景,半曲著**,還未貼近門縫,*一聲,房門已經打開,楚歡措手不及,身體依然半屈著,斜著腦袋往上瞧,模樣看上去倒有些鬼鬼祟祟,立時聞到一股子熟悉的香味,他倒是記得,那是林黛兒身上特有的體香味。

  林黛兒此時正站在門內,秀發如墨,不似之前學著男人編著發髻,而是很隨意地盤起一部分,用一根銀簪子束著,腮邊卻兀自垂著烏絲,她皮膚**,形貌秀麗,五官清美,夜色之中,更是清美動人,那隨意挽起的烏絲,更讓她看上慵懶**,只是這位美人兒的神色卻是淡漠異常,一雙秋水般的眼眸子居高臨下看著楚歡。

  楚歡大是尷尬,站起身來,整了整衣裳,咳嗽兩聲,勉強笑道:“林……姑娘,還沒睡?”

  林黛兒盯著楚歡眼睛,反問道:“睡了如何?不睡又如何?”略帶嘲諷道:“楚大人以前也很喜歡半夜三更翻墻入院,潛入女人的屋子?”

  楚歡聽到林黛兒對自己的人品有所懷疑,立刻解釋道:“林姑娘,你可別誤會,我……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過來瞧瞧你,我叫門你不應,以為你睡下,所以……只能翻墻而入!”

  “這是你的府邸,你想怎樣自然可以怎樣。”林黛兒淡淡道:“你現在看到了,可以走了!”

  楚歡實在不適應林黛兒這種有些冷冰冰的態度,但也知道林黛兒就是這副性子,雖然不熱情,但是至少臉上也沒有厭惡之色,微笑道:“聽他們說你都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是不是**不舒服?如果**不舒服,咱們府里正好有位大夫,他可以幫你瞧一瞧,林姑娘,常言道的好,有病醫病,無病預防,不管怎么說,診治一下總是好的,我現在就去讓他過來,為你瞧瞧,你看如何?”

  林黛兒漂亮的臉蛋沒有任何光彩,還真如同一塊冰封千年的玉石,聲音也是淡漠:“多謝你的美意,不過用不著楚大人如此勞心,我是生是死,不用楚大人關心,而且……我住在這里,不與任何人接觸,就算是感染了瘟疫,也不會傳染給別人,死在這里就是,倒是楚大人,還是趕緊離開這里,若是我真的感染了瘟疫,只怕連累大人了。”

  楚歡聽林黛兒這樣說,只感到渾身上下很不自在,如果不是當初稀里糊涂占了人家的**,楚歡還真不愿意和林黛兒多廢話,他接觸其他的女人之時,都不會有這種不自在的感覺,微皺眉頭,打量林黛兒兩眼,陡然間終于發現,如今天氣漸暖,雖然身在西北,夜間時有風吹,但是夜間的氣候其實也算不得寒冷,但是林黛兒此時卻是裹了一件棕色的大氅,大氅毛錦制成,林黛兒從頸部以下,整個嬌軀都被大氅掩在其中,看上去還真是十分的別扭。

  “你是不是真的病了?”楚歡見此情景,心下一驚,如果不是身體異常,林黛兒怎會在這種時候裹著大氅,心下頓時擔心起來,“黛兒,不管如何,你一定要讓大夫瞧一瞧!”

  林黛兒似乎也看出楚歡眼中擔心之色,柳眉蹙起,立刻便要關門,楚歡迅速伸手到門縫之中,林黛兒關門之時,頓時將楚歡的手夾在中間,似乎也是怕夾傷了楚歡的手臂,蹙眉道:“你……你手拿出去……!”

  楚歡從門縫中看著林黛兒,搖頭道:“你把門打開,你為何不要看大夫?你到底怎么了?”

  “你……你把手拿開。”林黛兒又氣又急,“再不拿開,我……我關門夾斷它……!”

  楚歡嘆道:“你若是不看大夫,我就不拿開,你盡管關門夾斷它,我本就欠你不少,給你一條手臂并不算多。”

  林黛兒透過門縫,漂亮的眼眸子帶著惱怒之色,恨恨看著楚歡,她咬著**,手上用力,就似乎真要將楚歡的手臂夾斷。

  楚歡只是透過門縫盯著林黛兒的眼睛,他習練過《龍象經》,改造八脈,如今已經改造了督、任、沖三脈,突破了《龍象經》三道,照輪練氣,浮塵練骨,凈土練皮,無論是氣息,還是骨肉皮囊,外人看上去似乎并無什么改變,但是楚歡自己卻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是出現了極大的變化,他的肉身,已經不是普通人的肉身。

  凈土練皮,在安邑之時,他在羅多的指點下,突破了凈土道,那時候皮膚就已經產生了變化,其韌性之強,堪稱絕世無雙。

  皮膚的柔韌性世所罕見,而內里的骨骼更是比普通人堅固數倍,雙門夾住手臂,對楚歡來說,無疑是蒼蠅盯上一下,楚歡心里很清楚,如果林黛兒真的拼力關門,到最后斷的不會是自己的手臂,只能是門板,只是這一點,楚歡自然不會讓林黛兒看出來,林黛兒力量一點點加大,貝齒咬著**,似乎都要咬出血來,她似乎對楚歡滿腹怨艾,而這些怨艾,就像是要通過夾住楚歡的手臂**出來。

  楚歡眉頭慢慢皺起來,臉上故意顯出一絲痛苦之色,林黛兒瞧見楚歡表情,手上的力道頓時便輕了許多,猶豫了一下,終于道:“你……你拿不拿開,你答應我不讓人過來打擾,你……你說話不守信諾!”

  楚歡嘆道:“我當然沒有讓人來打擾你,我也保證,只要你不愿意,別人都不會過來打擾你,可是你身體不舒服,我卻不能不過來看看,我也不能視而不見,不過來照顧。”

  林黛兒蹙著柳眉,似乎心中有無限煩惱,聲音已經沒有先前那般淡漠,甚至帶著一絲無奈:“我沒有不舒服,我很好,你不要管我好不好?”

  楚歡搖搖頭,神情十分堅定,苦笑道:“我又怎能不管你?”

  林黛兒咬著**,卻終是松開手,轉身往屋里走去,也不管楚歡,楚歡松了口氣,跟了進去,順手將門關上,林黛兒回頭看到楚歡跟進來,眼中更是顯出煩惱之色,似乎有些心神不寧,走到了后窗,打開了窗戶,窗外只是有兩棵老樹,老樹參天,顯得十分的昏暗。

  楚歡走到林黛兒身后,見她依然是用大氅裹著**,那勻稱的嬌軀似乎還在輕顫,不由輕聲道:“黛兒,不管你心里是不是還在怪我,也不管你現在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能跟著我一起到西北來,我心里很高興,至少你給了我照顧你的機會。最近這些天,我沒有好好照顧你,是我不好,只是你若是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能夠為你做到的,我一定去做。”

  林黛兒也不回頭,只是呆呆看著窗外那粗大的老樹樹干,兩手在里面緊裹大氅,看上去倒似乎是很寒冷,許久之后,才聽她輕聲道:“聽說人如果死于非命,就會變成孤魂野鬼,進不了鬼門關,更是無法投胎做人,你說,這是不是真的?”

  楚歡不知道她為何這樣說,這話聽說去就有些讓人發冷,勉強笑道:“你不要胡思亂想……那里有什么孤魂野鬼……就算真的有因果之說,那也是好人有好報,壞人有惡報?”

  林黛兒冷淡一笑,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相信這話嗎?天下間多少好人有過好報?反倒是那些惡人壞人逍遙法外!”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后面還有兩句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楚歡距離林黛兒更緊了一些,林黛兒身上那股子體香往他鼻中鉆進去,聞著特別的舒服,不用去觸**黛兒的身體,只需要聞到這股子幽香,就能夠讓楚歡感受到女人的柔膩,“等到時辰一到,善惡都會清算的!”

  “誰來清算?”林黛兒立刻問道。

  楚歡一怔,想了一下,終于道:“上天吧!”

  “上天!”林黛兒微微抬頭,外面一片漆黑,看不到天幕,她想了一下,才道:“小的時候,有個阿嬤經常給我講故事,我記得好清楚,她說過,如果一個人慘遭橫禍,死于非命,那么就會有怨念,這股怨念會讓他進不了鬼門關,只能在外飄蕩,成為孤魂野鬼,一直投不了胎,也一直得不到安寧……!”

  她聲音很輕,波瀾不驚,似乎只是在敘說著一個很古老的傳說,“想要讓他們得到安寧,就要消減他們的怨念……!”說到這里,聲音嘎然而止,林黛兒低下螓首,眉頭蹙在一起,若有所思。

  楚歡感覺到林黛兒情緒很低落,禁不住伸手搭在林黛兒的肩頭,林黛兒嬌軀一顫,立刻轉過頭來,瞧見楚歡一張溫和的臉龐,她緊盯著楚歡的眼睛,眼眸子一開始還存著惱色,但是片刻之后,那股子惱色漸漸消失,聲音再次變得淡漠起來:“我沒有不舒服,你不必將我放在心上,我住在這里,等到該走的時候,你攔也攔不住的,你……出去吧!”

  “那你告訴我,為何你一天都沒有吃東西?”楚歡皺眉道:“布蘭茜她們很喜歡和你接觸,你和她們說說笑笑,未必不會開心,為何連她們也要拒之門外?還有……你如果身體沒有不舒服,為何這個時候,還要披上這樣的大氅……黛兒,我是真的很想好好照顧你,可是你不能太封閉自己,我知道你經受了許多痛苦的往事,但是逝者已去,生者還要活下去,我想林將軍他們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們一定希望你好好地活著……!”見到林黛兒雙眸閃動,似乎已經有淚光要泛出來,楚歡轉到林黛兒身前,雙手搭上黛兒兩邊刀削的香肩,堅決道:“你說不讓我管你,我又怎能不管你?不管你承不承認,也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你和我的命運,已經交纏在一起,你我的關系,也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分的清清楚楚……!”

  “住嘴,不要再說下去。”林黛兒從大氅之中伸出雙手,用力推在楚歡的**,“你快出去,我不要和你說話……!”

  林黛兒本也是練武之人,力氣不小,只是楚歡身體強健,下盤極穩,黛兒這一推,固然讓楚歡退后了兩步,可是黛兒自己卻也是因為阻力后退了一步,她雙手伸出,再加上這一步后退,大氅頓時散開,楚歡手快眼疾,穩住身體之時,目光落在林黛兒敞開大氅后的身體上,神情劇變,眸子里顯出了驚駭之色。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