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斗轉乾坤踏斜陽

作者:沙漠

  楚歡百無聊懶地出了光明殿,心中對皇帝還是頗有誹謗,在家中正要與素娘圓房,卻被生生打斷召到宮里來,到了宮里,正事沒辦,反倒鬧了個不痛快。

  他不知道皇帝這么晚宣自己入宮到底是何事情,心中疑惑,出得殿來,一陣清風徐來,心中卻是思索著回府之后,是否還要往素娘院子里去,是否應該將沒有辦完的事情辦成了。

  耳邊聽得慘叫聲響起,瞧見不遠處幾名太監按著耶利辛,在水漣的監督下正在打板子,楚歡面無表情,聽得水漣在那邊叫道:“輕一些,輕一些,別傷了耶公公!”

  楚歡心想這水漣應該與耶利辛水火不容,有這樣的好機會,怎地不好好整治一番,難不成這水漣還真怕耶利辛秋后算賬。

  水漣在那頭卻已經瞧見楚歡出殿來,急忙過來,楚歡已經笑道:“圣上倦了,改日再宣,公公,我這就要出宮去了。”

  水漣已經道:“正宮門已經關閉,過了午夜,便不會打開,楚大人,雜家送你從側門離開,你的馬車,雜家已經讓人通知到側門等候。”

  楚歡知道這是公里的規矩,為了宮中安全,有些宮門卻是要緊閉不開,當下笑道:“公公也是勞累的很,隨便派人帶我去就好。”

  水漣搖頭道:“不成不成,雜家親自送你。”不由分說,要帶楚歡出宮,楚歡見水漣堅持,也不好推辭,當下隨著水漣出宮,經過那耶利辛旁邊,見到幾名執刑的太監掄著木棍子正在行刑,只是這幾名太監下手看起來并不重,耶利辛卻如同殺豬般叫喚,心道這耶利辛莫非是想故意裝模做樣,惹來內殿中的雪花娘娘同情。

  走過之后,水漣回頭瞧了一眼,嘴角劃過得意之色,楚歡卻是看在眼中,覺得有些古怪,忍不住輕聲問道:“公公,這耶利辛是否在裝模做樣?”

  水漣嘿嘿笑了笑,壓低聲音道:“別人問起,雜家自有話應付,楚大人動問,雜家就只能對你說真話。楚大人,你知道這幾個孩兒可是宮里專門執行杖刑的,跟了雜家有些年頭,對雜家的話,還是聽從幾分的。”楚歡點頭,也知道那耶利辛雖然仗著雪花娘娘的存在,在宮里看似威風八面,但是根基卻遠遠比不上水漣,這宮中的太監宮女,便都是水漣的眼睛和耳朵,水漣看在雪花娘娘的份上,不敢與耶利辛撕破臉,但是真要斗起來,耶利辛未必斗得過在宮中根深蒂固的水漣。

  “這杖刑外人不知,真要是內行的人,那是大有門道的。”水漣一邊領著楚歡出宮,一邊低聲道:“楚大人瞧見孩兒們下手極輕,所以覺得那耶利辛其實是在裝模做樣?”

  楚歡點頭道:“不錯。”

  水漣有幾分得意道:“楚大人有所不知,這幾名執刑的小家伙,本事可都不弱,那是練出一手杖刑的好手段。桌子上放一方豆腐,蓋上一層輕紗,卯足了力氣,掄起棍子打下去,不清楚的,還以為是拼了全力打在石頭上,那打下去叫一個結實,但是等你打下三四十棍,將那輕紗拿開,保準豆腐一點裂縫都沒有……!”

  楚歡“哦”了一聲,水漣又繼續道:“將干草塞進麻袋子里,放在地上,然后用棍子打上去,看上去只是碰了碰,等你打開袋子再看,干草都是根根折斷!”

  楚歡明白過來,嘆道:“這手段真是了不得。”

  水漣笑道:“身在一行,總有一行的門道。說起來,這些手段還不是從宮里發起,早些年是從地方衙門開始,據說那些行刑的差役為了得些份外銀,專門想出了這些手段來。看上去力氣都用足了,皮開肉綻,其實回去休養三兩日便恢復如初,反倒是有些看起來是隨意的打上幾下,真要回去了,傷筋斷骨,弄不好都要打殘了。”

  楚歡含笑道:“如此說來,那耶利辛還真是在叫喚?”

  水漣冷笑道:“才到宮里幾天,就目中無人,宮人們誰都瞧他不順眼,就想找個機會好好教訓他一頓,只是一直沒能找到機會,楚大人今日幫大伙兒出了口氣,大伙兒心里可都是感激,這耶利辛,怎么著也要他十天半個月起不來床。”

  兩人說笑之間,轉過宮殿環廊,這邊已經變得冷清起來,卻也有衛隊時而巡邏走過,忽瞧見車聲響起,楚歡抬頭望過去,便瞧見前面不遠過來兩輛板車,七八名太監正拉著板車過來,那車子還沒靠近過來,楚歡就聞到一陣古怪的味兒,卻瞧見水漣已經抬起袖子擋著鼻子,已經閃到旁邊,讓出路來,見楚歡沒躲開,急忙道:“楚大人,這是直殿監的人夜里倒恭桶,別污了你!”

  楚歡一怔,但瞬間就明白過來。

  宮中有吃喝,當然也有拉撒,皇帝皇后及其下妃嬪宮女太監,那是上千人的吃喝拉撒,各宮的穢物少不得要清理。

  這直殿監自然就是清理恭桶打掃衛生的一群人,白日里不方便,如今夜深人靜,卻是要將宮里的恭桶全都送出宮去清理,瞧見板車上的恭桶都是堆起來,有許多側倒,明顯是從外面剛清理回來。

  楚歡也退到旁邊,瞧著兩輛板車從眼前過去,這些直殿監都是用黑紗蒙著臉,眼睛以下都是蒙著,見到楚歡一身官服在旁,都是不敢抬頭。

  宮中太監宮女,數千之眾,那也是分成十六個司部,有掌管采買器物的內宮監,有掌管依仗、帷幕、雨具的司設監,有管食用和玉宴席的尚膳監,有管袍服鞋襪的尚衣監,有管鋯勅、印信、勘合、圖書的印綬監,十六司部各安其職,每監都會設有一名總管太監。

  水漣隸屬于都知監,就是伺候在皇帝左右,負責通事傳召等,按理說并無多大權力,但因為是皇帝身邊的人,自然就非比尋常,宮人們瞧見,都是要給上幾分薄面的。

  不過這直殿監負責宮中衛生,屬于十六監最低賤的衙門,水漣卻也是骨子里有些看不上的。

  眼瞅著兩輛板車過去,水漣正要帶楚歡離開,卻聽得楚歡忽然道:“慢著!”竟是盯著后面那輛板車。

  聽到楚歡吩咐,兩輛板車急忙停下,水漣不明所以,奇道:“楚大人,你這是……!”

  楚歡卻已經笑著向水漣道:“水公公,勞您送到這里,這里距離西側門也不遠了,只怕圣上回頭還要尋你,切莫耽擱了公公,您先請回,我讓他們帶過去就好。”

  水漣皺眉看了那些直殿監太監一眼,輕聲道:“楚大人,這……!”

  “公公與我已是知交,您的心意,下官已經清楚。”楚歡嘆道:“水公公待人寬和,下官感激不盡,實在不能再耽擱公公。”隨手指向其中一名直殿監太監,道:“你領我去西側門,帶本官出宮!”

  水漣見楚歡堅持,也不好多說什么,他倒真擔心皇帝回頭招呼自己,自己若是不在殿內,反倒有些不妙,當下也沖著那太監招手道:“你過來,領楚大人出宮。”

  直殿監地位低下,此時楚歡召喚,領頭的直殿監太監哪敢得罪,揮手道:“你快去領大人出宮!”

  那小太監有些猶豫,水漣已經惱道:“還不過來!”

  小太監無奈,只能過來,水漣這才辭別楚歡,徑自往往光明殿返回,直殿監太監們也不敢耽擱,拉著車子里去,只剩下那小太監低著頭站在旁邊,楚歡瞧了他一眼,并不說話,也不等他領路,徑自背負雙手往前行,走出幾步,見那小太監沒跟過來,皺眉道:“還不跟上!”

  小太監一直低著頭,似乎有些害怕,終是跟在了后面,楚歡順著宮中的道路往前行,沒過多久,遠遠瞧見前方出現宮墻,知道快要到了,此時四下無人,頗有些昏暗,那小太監步子卻快起來,距離楚歡也漸漸近了。

  他終是抬起頭,一雙眼睛盯著楚歡腦后,見到楚歡正氣定神閑往前走,小太監眼中劃過一道光,左右瞧了瞧,猛然快步上前,已經抬起一只手,橫手成刀,身法輕盈,悄無聲息地照著楚歡的腦后狠狠地切了下去。

  眼見他的手便要切在楚歡后腦勺,卻見到前面身影一晃,楚歡竟是瞬間沒了蹤跡,這小太監隨即便感覺身下勁風忽起,低下頭時,卻瞧見楚歡并不是消失,而是剛才突然矮下**,此時已經轉過身來,一只手探出,正往自己的腰眼抓過來。

  小太監想不到楚歡的反應竟是這般靈敏,吃了一驚,迅速后退,只是楚歡卻已經如影隨形,疾跟過來,小太監身法輕盈,楚歡貼過來,小太監腳尖點地,連續后退,寒光一閃,手中竟然已經多出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低聲斥道:“你想怎樣?”

  楚歡卻已經站穩身形,背負雙手,目光如炬,盯著小太監的眼睛,沉聲道:“你問我想怎樣?我還想問你到底想怎樣?你當這里是什么地方?”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