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斗轉乾坤踏斜陽

作者:沙漠

  林黛兒忍不住問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天門道……有什么所作所為?”

  楚歡見林黛兒眼中一片茫然,心知林黛兒是真不知道潛龍窟的事兒,如此看來林黛兒雖然和天門道聯手,但是看樣子卻并不是天門道的核心人物。

  當下他也不隱瞞,將天門道裝神弄鬼搶奪勞力,在潛龍窟打造兵器,視百姓如工具,便是潛龍窟的那處尸坑,也告訴了林黛兒。

  至若羅多等情況,楚歡自然是閉口不言。

  林黛兒聽完,柳眉鎖緊,神情頗有些凝重,半晌不語,許久之后才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等我們離開這里,你大可以去看一看。”楚歡道:“看到那里的尸坑,我相信你對天門道會有一個新的認識。”

  林黛兒淡淡道:“這也只是你一家之言,而且……我以后與天門道也無瓜葛。”

  “那就好。”楚歡笑道:“林姑娘,天門道那幫妖人,最好不要和他們攪在一起,這樣對你并無好處。”

  林黛兒冷然道:“我與何人在一起,難道要聽你吩咐?”

  楚歡尷尬一笑,問道:“林姑娘,你為何會對朝廷有這么大的仇恨?”

  “與你無關!”

  楚歡嘆道:“你一心想著對抗朝廷,我想也不會是天生便要如此。”他看著林黛兒,輕聲道:“林姑娘,我知道很多人對抗朝廷,并非本意,實是官.逼.民.反。我不知道在你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其實……其實有時候你并不像是落草為寇的江湖中人,反而……!”

  “反而什么?”

  楚歡道:“或許是我多想了,我瞧你有些動作,反倒像是經過培訓一般。你身上并沒有太多的江湖匪氣,有時不經意間做出的動作,反倒像……大家閨秀!”

  林黛兒嬌軀一震,楚歡看到林黛兒這個反應,立刻道:“難道我說對了?”

  林黛兒只是瞬間就恢復鎮定,冷笑道:“你以為自己很有眼力嗎?我天生就是土匪,天生就要殺官,天生就要對抗狗皇帝,你又能如何?”

  楚歡搖搖頭,嘆道:“林姑娘,咱們好好說話成不成,莫要說上兩句話,你便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我……!”林黛兒一惱,但隨即冷哼一聲,扭過頭去,冷冷道:“誰要和你說話。”

  楚歡拿著一根木棍,挑動著火堆,緩緩道:“你的口音帶著京城的口音,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應該在京城生活過很久……!”瞥了林黛兒一眼,道:“京城可沒有山頭讓你天生就落草為寇。”

  林黛兒粉拳握起你,冷笑道:“姓楚的,你是準備審訊我?”

  楚歡搖頭道:“當然不是,官府審訊,可沒有審訊的坐在地上,犯人坐在上面。”嘴角劃過一絲笑,“真要審訊起來,手鐐腳鐐還是要帶上的。”

  林黛兒不屑道:“那你為何不給我帶上手鐐腳鐐?”瞅了那頂部的大石板一眼,“只怕你沒有那樣的機會,還沒找到鐵鐐,便要死在這里了。”

  楚歡微微點頭,苦惱道:“林姑娘所言不錯,恐怕你我真的要死在這里了。我看了一下這里的食物,確實能夠支撐十天半個月,只可惜……!”搖頭嘆道:“那塊大石板太過厚重,如果找不到機關,又或者無人前來相救,我們就只能憑借這把匕首挖開一個洞。且不說這把匕首會不會半途折斷,就算真的不折斷,又是否能夠一直保持現在的鋒銳?就算保持鋒銳,以我目前的速度,想要挖開一個可以出去的洞,沒有三五個月,恐怕是不成的!”

  林黛兒一怔。

  楚歡正色道:“林姑娘,我并不是在危言聳聽,而是實話實說。我剛才并沒有對你說清楚,其實上面的石板,很有可能是金剛石,你行走江湖,當然知道金剛石的硬度。陸家既然將這里當做最后的退路,自然是費盡心思。”頓了頓,苦笑道:“這只匕首,也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就憑它想要在金剛石上鑿出裂紋,那是異想天開!”

  林黛兒奇道:“那為何已經被你鑿出坑洼……!”立刻明白過來,“你是用內功……!”

  楚歡點頭道:“不錯。只有在匕首上灌注內力,才能夠鑿開金剛石……!”他似乎有些疲累,往地上一倒,便躺在堅硬的石板上,“莫說要鑿開可以容納我們出去的洞口,便是只鑿出一條通往上面的小空隙,沒有三五日時間,那是萬萬不成。”

  林黛兒低下螓首,蹙起眉頭。

  “林姑娘,如果咱們運氣好,官兵找到這條地道,甚至在這里搜尋三五日,到時候洞孔鑿開,我們從下面求救,他們還能聽到。”楚歡**了**鼻子,“我只擔心他們不會有那么長時間的耐心,而且他們應該不可能知道這下面還有密室。”

  林黛兒淡淡道:“如此說來,我們是死路一條?”

  楚歡也不看他,躺在地上,盯著上面的石板,“按照比例來說,我們活下去的幾率很小很小,等到這里的食物和水都用盡,我們就只能活活餓死。”他嘆了口氣,道:“也怪我,先前一時沖動,殺死了陸世勛,否則從他口中必能問出機關所在……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嘆了一口氣,頗有些無奈。

  林黛兒忍不住譏諷道:“你還是智者?若是足夠機智,也不會中了陷阱。”

  楚歡呵呵一笑,道:“反正都這樣了,盡人事,聽天命,不過我們死在一起,就算死也有個伴,不會太寂寞。”

  林黛兒冷哼一聲,道:“誰和你死在一起?”但是心里卻明白,如果一切如楚歡所言,兩人還真就要一起死在這里。

  楚歡淡淡一笑,卻不說話。

  林黛兒忽然發現一個情況,蹙眉問道:“那畜生的尸首呢?”

  楚歡懶洋洋道:“見到那尸首,你不覺得惡心?”抬手懶洋洋往角落的箱子里指了指,“你要想看,打開箱子就能瞧見。”

  林黛兒怒視楚歡,但是隨即扭過頭,不再說話。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黛兒聽得身后毫無動靜,然不住回過頭來,卻見到楚歡躺在地上,似乎已經睡著,火堆的火焰也已經弱下來,禁室內便顯得頗有些寒冷。

  林黛兒見到楚歡身體側躺著,面朝自己,身體微縮著,似乎已經睡著,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起身,先將錦袍穿好,走到火堆邊上,往火堆上添了兩根木頭,又看了楚歡一眼,見得楚歡眼睛閉著,呼吸勻稱,皮膚微黑,但是棱角分明,雖然睡著,卻依然有一股子英氣。

  她微蹙眉頭,起身來,四下里看了看,如果楚歡是中了陷阱掉下來,那么這室內必定有機關,否則陸世勛又從何處啟動機關。

  楚歡尋不到,并不代表禁室之內沒有。

  她畢竟出身江湖,心下便想著自己能否找到機關,走過楚歡身邊,瞥見地上有一堆衣物,那是陸世勛的衣裳,停了一下,抬起腳,將那衣物踢到了楚歡的身上,似乎是擔心楚歡會凍著,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做,當衣物散亂地蓋在楚歡身上,林黛兒便有些后悔。

  她只擔心楚歡待會兒醒來之后,看見身上衣物,會以為自己是擔心他,咬著下唇,想要將衣物拿過來,但猶豫了一下,終究是沒有拿開。

  她動作很輕,在屋內四處找了好一陣子,便是那些稀奇古怪的地方也找過,終究是沒能找到機關。

  楚歡此時卻已經微睜開眼睛。

  他見到林黛兒在屋內四處搜找,知道林黛兒必然是在找尋機關,見她搜找半天也沒能找到機關,心中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只希望林黛兒和自己耍了小心眼,知道機關的下落,所以故意裝睡,但是現在看來,林黛兒確實只是被天門道和陸家父子利用,她不但對天門道的事情知之甚少,便是對陸園也是了解不多,無奈的同時,心里卻又十分奇怪。

  他雖然與林黛兒接觸不深,但是知道這姑娘是個傲性的姑娘,敢作敢為,不甘人下,但是卻能夠屈從與天門道,與天門道聯手刺殺袁崇尚。

  毫無疑問,林黛兒為天門道做事,當然不是寵信所謂的天門道,只有可能是與天門道互相利用,她自身的勢力單薄,想要依仗天門道的強大實力有所圖。

  是什么樣的目的,讓這個姑娘甘于聽從天門道的調遣?

  林黛兒并不知道楚歡只是假寐,她一無所獲,只能回到床上,禁室之內死一般寂靜,林黛兒呆坐許久,感覺**有些**,躺了下去,迷迷糊糊之中,不知過了多久,聽到那鑿石的聲音響起,睜開眼睛,見到楚歡又在上面鑿石板,呆呆看著楚歡出神。

  地下禁室也不知道時辰,楚歡鑿上一陣子,便要下來歇息,每一次鑿完之后,消耗的體力和內力都是不小,需要歇息一陣,林黛兒也不說話。

  好在這里面確實備有食物和水,楚歡估計大概過了兩天,他只知道石板極厚,也不知道到底何時才能造出細孔來,心中的希望也是越來越小。

  林黛兒幾次找尋機關,始終一無所獲。

  楚歡心中清楚,一兩日之內,陸園或許有人,官兵找不到自己,如果發現上面那條地道,或許會多搜找幾次,但是如果最后一無所獲,肯定會放棄。

  如果上面無人,即使鑿開細孔,那也無濟于事。

  楚歡深知,他和林黛兒也算是陷入了絕境。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