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鬼霧繚繞笑冬風

作者:沙漠

  寇春手中匕首刺在木將軍的心口,本以為定將穿透肌肉,*心臟,但是令他感到震驚的是,匕首雖然刺在木將軍心口,但是匕首的鋒刃觸碰到木將軍身體之后,就像刺在千年巖石上一樣,竟然無法向里面*寸許。

  寇春心下的吃驚,當真是非同小可。

  他當然知道江湖之中有一門功夫,叫做鐵布衫,練過鐵布衫的人,確實會讓身體的肌膚韌度大大增強,但是卻絕不可能達到刀槍不入的境地。

  江湖上傳言的所謂銅皮鐵骨之身,一直以來,也只是一種夸大其詞的說法。

  至少寇春從沒有見過真正的銅皮鐵骨。

  但是此時此刻,他卻感覺自己真的碰上了傳說之中的銅皮鐵骨,他這出手一擊,沒有留絲毫的余力,乃傾盡全力的一擊。

  他自問莫說木將軍是血肉之軀,就算真的是石頭做成,自己這一擊也必然能夠破石而入。

  但是木將軍的身體竟然比石頭還要硬,鋒利的匕首竟是沒能穿透寸許,木將軍氣定神閑,而此時此刻,楚歡也已經如同老鷹般騰身而來。

  楚歡已出手。

  在他出手之前,他已經感覺寇春的一擊出現了變故,但是他這一擊卻萬不能手軟,厲王孫身為安邑道天門道的領袖,又是將道七雄之一,楚歡決不敢對他有絲毫的輕視,所謂的擒賊先擒王,首當其沖的,便是要將木將軍拿住。

  他的左手大拇指和小拇指合起貼在掌心,中間三指**成刀狀。

  極樂刀!

  以《龍象經》的勁氣才能催動的極樂刀,絕非普通的功夫,雖然修學不久,但是楚歡已經感受到極樂刀的威力,三指如刀,可以輕松砍斷石頭。

  極樂刀出,目標是木將軍的咽喉。

  木將軍看上去竟絲毫沒有還手的意思,只是嘴角掛著冷漠的笑意,眼見得楚歡的手刀便要往木將軍的喉嚨切至,就在電光火石之間,楚歡的手腕子卻突然一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轉到了木將軍的腦后。

  羅多傳授楚歡極樂之時,教授了楚歡一種對敵手段,并非殺人,而是切住對手的神經血管,導致大腦短暫失血,從而產生暫時性的昏迷甚至是失憶。

  楚歡以極樂刀親自試用過一次,一舉成功,他已經感覺到木將軍的身體不同常人,頗有些古怪,所以佯作攻擊木將軍咽喉,實際上卻是想要切住木將軍腦后的神經,擊昏木將軍。

  木將軍眼睛微微跳動,而楚歡的手刀此時已經切在了木將軍的腦后,有過一次實用,這一次楚歡出手可算得上是十分的準確。

  當手刀切上去之時,楚歡便聽到“咚”的一聲響,手刀竟似乎是打在木頭上,但是手感卻是異常的堅硬,又宛若花崗巖。

  讓楚歡吃驚的是,手刀切上去,竟然感覺不出木將軍腦后的經脈所在,此人的經脈,竟似乎已經消失。

  從寇春出手,到楚歡手刀切中木將軍后腦,一切都只是發生在片刻之間,許多人甚至根本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當楚歡和寇春都是驚訝莫名之時,木將軍終于出手,他兩手都成鷹爪狀,一手照著寇春的頭頂抓過去,另一只手則是直往楚歡的**抓過去。

  楚歡和寇春都見識過木將軍的手段,方才袁崇尚就被木將軍所傷,如果不是袁崇尚反應極快,木將軍甚至已經活活將袁崇尚的心臟都扯出來。

  兩人知道木將軍乃是大大的勁敵,對二人來說,木將軍的武功未必真的十分可怕,但是此人竟然有奇怪的肉體,似乎刀槍不入,這樣的對手,你傷他不得,他卻出手便是死手,那卻是極其恐怖了,二人幾乎同一時間向后撤,饒是如此,木將軍還是抓住了寇春頭上的發髻。

  楚歡身法輕盈,手刀在木將軍脖子上一按,借力后退,寇春也是匕首前探,借力向后,頭上的發髻竟是被生生扯走,旁邊有官員見到黑發被木將軍拉起,似乎連帶著拉起皮肉,只以為寇春的人頭被木將軍扯下,魂飛魄散,撇過臉去,不敢再看。

  隨即聽得有人驚呼,卻見到寇春如同鬼魅般退開,雖然發髻被扯落,但腦袋卻還留在脖子上,不過臉臉上的肌膚卻出現裂痕,就像破碎的花瓶,而且他頭上竟然是寸草不生,燈火之下,頭上的青筋甚至都能看到,看上去極其詭異。

  木將軍拿著手中的發髻,上面還連著一些殘破的皮囊,瞅了一眼,微瞇起眼睛,很快就盯著寇春笑道:“原來是神衣衛的玄武千戶大駕光臨,本將還真是有眼無珠,不過能夠見識到玄武千戶的玄武萬象,今夜當真是三生有幸!”

  眾人聞言,目光齊刷刷地投向“寇春”,一個個大驚失色,神衣衛四大千戶的名字,在場的人幾乎都是聽說過,但是四大千戶素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他們乃是帝國最神秘衙門的高級吏員,這群人神出鬼沒,四大千戶任何一人拿出來,在帝國的地位未必比一方總督要低,但是比起坐鎮一方的總督,他們給人的感覺更加的神秘和恐怖。

  莫說是神衣千戶,便是神衣百戶也沒有多少人見過,此時木將軍聲稱這位“寇春”便是四大千戶之一的玄武千戶,又怎能不讓人吃驚。

  青龍如鬼,**長槍,玄武萬象,朱雀留香!

  袁崇尚此時卻已經與蒙面刺客交上手,蒙面刺客雖然有刀在手,但是袁崇尚當年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角色,實戰經驗極其豐富,雖然一時之間占不得上風,卻也沒有處于下風,那些黑衣人則是圍在四周,沒有木將軍的吩咐,這些人一時間卻也沒有輕舉妄動,更為緊要的事,先后有一名箭手和一名刀手反戈一擊,誰都不知道自己身邊的同伴是否可信,心思反倒用來提防身邊的同伴身上。

  陸家父子早已經躲在一旁,反倒是林黛兒眼中卻顯出疑惑之色,今夜的事情,她越看越不懂,似乎想不到事情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袁崇尚與蒙面刺客交手數十回合,林黛兒目光從他們身上移開,轉向了那名偷襲同伴的黑衣箭手,打量幾眼,漂亮的眼眸子中便顯出驚訝的神色,那箭手此時卻也是看著林黛兒,見到林黛兒目光投過來,立刻將目光移開,不去看她。

  袁崇尚大開碑掌掌力雄渾,他身形雖然粗壯,但是動起手來,身法卻是十分的敏捷,他的武功并不在蒙面刺客之下,但是蒙面刺客刀法詭異,袁崇尚一時間卻也奈刺客不何。

  當袁崇尚聽聞寇春乃是玄武千戶,顯然是吃了一驚,一失神,刺客一刀斜砍過來,袁崇尚感覺刀風已至,不敢怠慢,閃身躲開,刺客也不追,反倒是向后退了兩步,雙手握刀,身體微微前傾,全神戒備,袁崇尚也不急著再攻,扭頭去看寇春,見到模樣奇特的寇春,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去看楚歡,見到楚歡似乎并不驚訝于玄武千戶的出現,只是死死盯著木將軍。

  “寇春”見到木將軍認出自己,嘆了口氣,道:“木將軍果然是了得,本千戶自出道至今,你還是頭一個壞了本千戶假面之人!”

  木將軍將手中的假發丟開,道:“玄武千戶也不必自謙,論起易容之術,天下無人出你其右,連本將都被你瞞過。”

  “原來傳言并不是假的。”玄武千戶林冰若有所思道:“本千戶聽說過一個傳言,一直以為是假,但是今日一見,看來確有其事!”

  “你說的傳言又是什么?”

  “五行道術!”玄武林冰盯著木將軍的眼睛,“張角當年發動黃巾起義,都知道是靠了于吉等人的《太平清領書》,那是太平道興起的源頭,但是后來張角能夠駕馭眾多奇人異士,創太平三十六方,絕不僅僅是因為《太平清領書》,如果只是依靠一本道家典籍,就能夠號令四方,那也未免太過兒戲了。”

  木將軍聽到“五行道術”之時,眼角微微跳動,眼中劃過一絲異光。

  “張角號稱天公將軍,其弟張寶為地公將軍,張梁為人公將軍,受愚民寵信,視若神靈,只因為他們確實有一套蠱惑百姓的功夫,都說張角點石成金、化水為雨、撒豆成兵,那都只是胡言亂語,但是他們身負邪功,現在看來,卻并非虛言。”玄武千戶臉上的肌膚似乎裂開,但是卻無鮮血從肌膚之中透出來,當知道這人是玄武千戶之后,聰明一些的立時便猜到玄武千戶臉上裂開的肌膚不過是一層假的肌膚,玄武的真正面孔,還掩飾在假面之下。

  “邪功?”木將軍冷笑道:“圣功在體,你這樣的凡夫俗子,又怎能領略道法之妙!”

  玄武淡然一笑,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瞅著木將軍,“當真是圣功?如果是圣功,張角為何會那般早死?”

  木將軍身體一震,沉聲道:“你說什么?”

  “莫非你并不清楚?又或者你是故意想忘記?”玄武詭異笑道:“習練五行道術,有何下場,你應該比我還清楚。如果本千戶沒有看錯,你修煉的自然是五行道術之中的枯木術……木將軍啊木將軍,我不知道你是被人所騙,還是……自己真的對自己這般狠心!”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