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鬼霧繚繞笑冬風

作者:沙漠

  ()  黃天易很興奮。レwww.siluke.com♠思♥路♣客レ

  看到鬼方人突然從背后襲擊義州軍,他就知道自己的大業第一步正在進行,天sè昏暗,卻沒有完全黑下來,黃天易自然看不清岸邊那些廝殺者的臉,但是他卻能夠判斷出義州軍已經處于弱勢,那些本來擠在岸邊的官兵,突遭襲擊,措手不及,早已經亂成一團。

  雪花飛舞,地上的積雪在廝殺中飛濺起來。

  黃天易抬起手,就在剛才,他手下已經有十幾條船蠢蠢yù動,作勢往東岸過去,就是為了能夠吸引東岸官兵的注意力,給鬼方人襲擊創造更好的機會。

  如今計劃達成,他已經準備讓下面的船隊迅速向東岸靠近過去。

  黃知貴卻已經急聲勸道:“大哥,不要急……!”

  黃天易皺起眉頭,奇道:“老七,怎么了?大好時機,正是提升士氣之時,咱們應當趕快出擊。”

  黃知貴肅然道:“大哥,咱們不能全都離開島,島上有咱們的底子,就算要出擊,也要留下人來駐守……!”

  黃天易明白了黃知貴的意思,笑道:“你是擔心官兵看到我們島上空虛,會趁機殺過來?”

  “不可不防!”

  “老七,不要擔心。”黃天易笑道:“這事兒我早就想好了。咱們手里有大小好幾十艘船,你看看官兵那邊,上次一戰,他們的船只損失殆盡,現在手底下加起來不到十艘船,而且岸上那群酒囊飯袋都是旱鴨子,根本不足為慮,咱們只要留下一部分船只,再留下幾百人手,足以保證兩島固若金湯……!”

  黃知貴皺眉道:“大哥……!”

  “老七,你留下來守島。”黃天易正sè道:“我現在就帶人登岸,直殺向太原城。官兵追擊我們倒罷了,但是如果不追,盯著湖中的兩島打主意,那你就給我撐住,只要我們攻下太原城,消息傳過來,官兵再也無心戀戰,玉鎖湖的困境將會迎刃而解。”

  黃知貴雙眉一樣,立刻道:“大哥,我去打太原,你留下來……!”

  “老七,攻打太原,兇險萬分。”黃天易嘆道:“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其他的變故,你還是留守玉鎖湖,你心思慎密,就算我這次失手,好歹還有你在撐著咱們黃家……!”他神情變的濃重起來,“老七,我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黃家以后的前程,還有父親他們的大仇,就全靠你了……!”

  攻打太原城,自然比之留守玉鎖湖的風險大得多。

  玉鎖湖面積巨大,黃家手中有船,還有善于水戰的水手,哪怕只留守幾百人,官兵無船無水手,那也是難以打過來,而攻打太原城,雖說黃氏兄弟已經做好了計劃,太原城甚至已經有了內應,但是誰也保不準會不會發生其他的變故,兇險自然要比留守玉鎖湖大得多。

  黃知貴搖頭道:“大哥,實在要分兵兩路,大哥留在這里坐鎮,小弟帶人去取太原城。”

  “這怎么可以!”黃天易顯出驚sè,握著黃知貴的手,“七弟,此事萬萬不可,你留下,我是大哥,你必須聽我的。”

  黃知貴嘆道:“大哥,小弟只是小聰明,你才是真正謀劃全局之人。”頓了頓,道:“大哥,不要再耽擱了,你坐鎮玉鎖湖,小弟必會很快便傳回佳音!”

  黃天易眼圈泛紅,終是長嘆一聲,“七弟,那大哥就在這里等著你的好消息,你要保重。”

  黃知貴拱了拱手,忽聽得不遠處另一座瞭望塔上已經有人喊道:“退了,官兵被打退了……!”黃氏兄弟急忙向岸邊望過去,果然見到官兵此時已經大舉潰退,無數的人影向南邊迅速退過去,依稀瞧見那些悍勇的鬼方人正在后面鍥而不舍地追擊。

  黃天易神sè大喜,拍手道:“老七,正是時候,咱們出擊登岸。”

  …………太原城。

  雖然因為大年在即,城中上下已經彌漫著一股子喜慶之味,但是如果說今rì太原城哪里最為熱鬧,就只有陸園了。

  大廳,東西客廳,都已經是人滿為患,官員士紳齊聚一堂,陸家為了能夠更好地招呼客人,就在這兩rì又招來了數十名小廝丫鬟,就是為了不怠慢任何一名客人。

  張燈結彩,喜氣洋洋,大紅喜字貼在陸園大大小小的各處角落。

  各處熙熙攮攮,太袁總督袁崇尚和欽差大人楚歡已經在天黑之前來到了陸園,此時就在陸園的后花園雅廳談笑風生。

  十幾名太原城的重要官員集聚一堂,袁崇尚和楚歡坐在了上首,雅廳之內,溫暖如chūn,旁邊伺候的姑娘也都是清秀如水。

  他們是整個安邑道最為核心的官員,各司衙門,除了兵部司主事如今尚在玉鎖湖那邊,禁衛軍指揮使方世豪去往湖州平定大盜叢林,幾乎都已經前來參加婚宴,至若衛所軍指揮使厲王孫,一開始據說因病不能赴宴,但是陸家顯然覺得少了這樣一個人物會缺失一些什么,派人連續請了幾次,而且由陸世勛親自駕車去接,剛才有人已經來報,厲王孫終于答應前來赴宴,如今正在途中。

  說歸說,笑歸笑,但是沒有一人敢提及上次在玉鎖湖的兵敗,甚至于眾人言談之中,都盡量避免話中帶著“湖”啊“玉”啊什么的。

  前廳人多,自然不好讓這些核心官員身處那樣的嘈雜環境之中,雖然冬rì里后花園談不上風景秀麗,但是假山涼亭,卻另有一番雪景之美,在這熱鬧無比的陸園之中,卻也算得上是雅致悠然。

  茶是上等的好茶,寒暄之間,忽聽得門外傳來聲音:“指揮使到!”

  本來歡聲笑語的雅廳,聲音立時嘎然而止,眾夫人的目光都向外面瞧過去。

  很快,便見到衛所軍指揮使厲王孫從門外進來,今rì的厲王孫,與往rì頗有些不同,厲王孫武人出身,大多時候都是穿著鎧甲,即使不是鎧甲在身,那也多是短裝勁衣打扮,只是如今出現在眾人面前的,卻是一襲紫sè長袍的厲王孫。

  厲王孫身材勻稱,一身勁衣在身,倒也有幾分儒雅華貴的氣息,只是他的氣sè實在不是很好,以前厲王孫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但是現在看上去臉sè泛白,沒有血sè,行走之時,也沒有了往rì腳踏千斤之感,像袁崇尚這樣的習武之人,一看到厲王孫行走的動作,便看出他的下盤發虛,身體狀態十分不好。

  厲王孫xìng格比較內斂,并不善于交際,雖然是堂堂衛所軍指揮使,但是在太原官場上結交的人并不多,倒是經常為了衛所軍的軍餉與戶部司師主事接觸,所以與師主事倒有幾分交情,實際上雅廳之內的官員,大都是政務系統,而厲王孫屬于軍部系統,地方軍政**,場中的官員也幾乎不受厲王孫節制,因此厲王孫進來,大家只是好奇這家伙差點中毒死了,聽說還在休養之中,怎么還真的跑來赴宴?不少人都只是客套地起身拱拱手,到是袁崇尚含笑道:“指揮使,先前聽他們說你不能過來,本督還想著今天缺了誰都成,就是不能缺你厲指揮使。本督剛剛還說,你真要不來,本督就到你府上,親自將你背過來,哈哈哈……!”他笑聲洪亮,四下里眾人都笑起來。

  厲王孫勉強一笑,楚歡已經道:“只會是過來坐。”等到厲王孫在楚歡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楚歡才關心問道:“指揮使身體如何?可好些了?”

  厲王孫拱手感激道:“承蒙楚大人掛念,感激不盡,并無大礙。”

  袁崇尚卻正sè道:“厲指揮使,你可要好好保重身體,咱們安邑可離不得你。”

  厲王孫笑的很平靜,“總督大人過譽了。”并不多說話,與楚歡不動聲sè對了一個眼sè,此時聽得笑聲起,人未至,笑聲先至,很快就見到一身喜裝的陸冷月拱手進來,這一次眾官員倒是紛紛起身,臉帶笑容,連聲道喜,陸冷月看起來心情十分的好,向眾人行禮,這才靠近袁崇尚身邊,恭敬道:“總督大人,氤氳廳已經備好,馬上可以開席,還請諸位先去落座!”

  袁崇尚倒也不客氣,笑道:“諸位,你們大概都聽說過陸園后花園的氤氳廳,那可是獨具匠心之作,前面人太多,吵吵嚷嚷,咱們今天就往氤氳廳去,喝的zì yóu自在,無拘無束,諸位意下如何?”

  陸家是商人,所以今rì前來的客人,也大都是生意場上的人,這些官員倒真沒有幾個愿意與那一幫子商人同處一室,聽說要在后花園中的氤氳廳吃酒,倒還真是樂意,而且這是袁崇尚說出來,眾官員自然也不會反對,當下俱都起身來,互相禮讓,一行人隨著陸冷月來到了氤氳廳。

  陸家的后花園很大,而氤氳廳也不小,十分的豪闊,燈火輝煌,灼灼生輝,這里已經擺下了兩桌酒宴,袁崇尚一道總督,今rì還安了一個主婚人的頭銜,自然是理所當然地在主座坐了,袁崇尚之下,按理說應該是厲王孫的身份最高,但是今rì欽差楚歡在場,所以袁崇尚左邊的二座,被眾人勸著讓楚歡坐下,袁崇尚右手邊便是厲王孫落座,此時楚歡和厲王孫一左一右,正好是將袁崇尚夾在了中間。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