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鬼霧繚繞笑冬風

作者:沙漠

  ()  夜sè深沉,已經是子夜時分。

  太原城內的夜生活也已經結束,整座太原城的人們,大部分人已經沉睡在夢鄉之中,非常之時,太原城的大街之上,卻還是偶爾有小隊官兵巡邏而過。

  衛所軍指揮使厲王孫的宅子在太原府中,并不算寬敞,實際上大多數富賈鄉紳的宅院,要比厲王孫的宅院氣派的多。

  厲王孫府邸的院墻也不高,此時在院墻外面的一角,楚歡和孫子空都是一身黑衣,宛若夜sè里的幽靈,身體貼在墻壁處。

  楚歡靜靜站在墻根下,默不作聲,孫子空左右瞧了半天,才壓低聲音道:“師傅,肯定沒有人跟著咱們,咱們過來小心謹慎,誰也想不到咱們會來這里。”

  楚歡并不說話,他仔細聆聽,厲府之內,也是死一般的寂靜,楚歡并沒有立刻采取任何行動,只是輕聲自語:“我應該不會猜錯……!”

  “師傅,這三更半夜,咱們到這里來做什么?”孫子空一臉茫然,“要見厲指揮使,也不用這樣偷偷****吧,你一句話,不就能將厲王孫找過去?”

  楚歡搖搖頭,微**吟,才輕聲道:“將魚眼珠子夾出來,魚的眼睛就沒了眼珠子,那是有眼無珠……吃下魚眼睛,卻突然吐出來,如同喉嚨里有什么東西,那是如鯁在喉……!”他不知道是對孫子空所說,還是自言自語,“他的意思應該是說我有眼無珠,而他心里有話要說,卻不能說出來。”

  孫子空眨了眨眼睛,欽佩道:“師傅,吃個魚眼睛你也能想到這么多,我對你的敬仰猶如……!”他還沒說完,楚歡已經低聲道:“咱們現在進去,不過一定要小心謹慎,厲王孫的底細,咱們也不清楚,是友是敵,如今還不能確定。”

  孫子空見楚歡神情肅然,不由點頭。

  院墻不高,楚歡身手敏捷,而孫子空翻.墻過院也不在話下,翻過墻頭,落在院子里,只見院內一片寂靜,見不到一個人影。

  “跟著我,不要輕舉妄動。”楚歡壓低聲音,輕手輕腳靠著墻根往前行。

  厲府之內,一片漆黑,繞行了片刻,忽瞥見遠處有一點火光,楚歡回頭對孫子空示意不要發出動靜,循著那點燈火,慢慢**了過去。

  漸近之時,才發現那是一處窗戶里面透出的火光,那窗戶打開著,里面燈火并不是十分明亮,但是在漆黑的夜里,卻頗為顯眼。

  楚歡閃身到得一顆大樹下,遠遠透過窗戶往里面望進去,只見到那似乎是一處書房,隱隱瞧見一人趴在桌子上,似乎正伏案而眠,距離太遠,一時間也看不清具體情況,不知那人是否就是厲王孫,楚歡微**吟,正要靠近過去,便在此時,孫子空在旁扯了扯楚歡衣角,楚歡轉過頭,便見到孫子空向不遠處指了指,楚歡便瞧見一盞燈火由遠及近慢慢過來。

  楚歡見狀,身體躲在樹后,便不顯身。

  很快,就瞧見一名丫鬟大半的姑娘手里提著一盞燈籠,正緩緩過來,徑自走到那亮著燈火的屋子前,輕輕敲了敲門,“老爺,我是翠兒,我來收拾東西!”

  孫子空眼中顯出異sè,低聲道:“師傅,這半夜三更,這姑娘跑到這里來收拾東西,是不是收拾床鋪?”

  楚歡瞪了他一眼,孫子空訕訕不敢說話。

  翠兒叫了兩聲,屋里并無動靜,楚歡微探頭,看的清楚,見到伏案而眠那人沒有一絲動靜,似乎在沉睡之中。

  翠兒見無人答應,提著燈籠走到窗戶邊,往里面看了看,隨即又回到門前,伸手推了推,聽得“嘎吱”一聲響,大門竟沒有拴上,翠兒愣了一下,卻還是進了屋里。

  楚歡仔細注視著窗內的動靜,很快,就見到翠兒的身影出現在窗戶里面,見到翠兒將燈籠放在桌上,然后走到書岸邊上,也聽不見那邊說什么,只見到翠兒站在那人身邊片刻,猛見得那翠兒轉身便跑,就似乎見了鬼一樣,楚歡心下**,知道事情不妙,瞧見那翠兒已經飛奔出大門,大聲叫道:“不好了,不好了……!”竟是沒有停下,往東邊飛跑而去。

  孫子空和楚歡都是詫異無比,孫子空吃驚間,卻聽得楚歡已經低聲道:“上樹!”二話不說,身如靈猿,往樹上攀爬上去。

  孫子空不知道楚歡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卻還是跟著爬上了樹。

  這棵大樹顯然很有些年頭,古木參天,雖然冬rì里沒有繁茂的樹葉,但是枝干甚多,深夜時分,躲在樹上,卻也頗為隱蔽。

  楚歡并沒有爬得太高,到的能夠看到窗內情景的時候,便即停下,身體掩在枝干之間,此時卻瞧見屋內那伏案而眠之人依然是一動不動。

  沒過多久,便聽得腳步聲響,隨即燈火大亮,便見到東邊出現了十幾盞燈籠,一大群人正迅速往這邊過來。

  當先是一名婦人,身后跟著護院的家丁,還有數名丫頭,那婦人腳步很快,到得門前,第一個進入屋內,楚歡看到她進到內屋后,也是往那案邊過去,很快就聽得她驚呼聲道:“快,快去請大夫,快……!”又叫道:“快來兩個人幫忙……!”

  便有數名家丁沖進去,楚歡皺起眉頭,很快,瞧見幾名家丁小心翼翼地抬著那伏案而眠之人,屋內一時間鬧哄哄的,人影閃綽,更有幾人就站在窗戶邊上,擋住了楚歡的視線,里面的情況一時間卻是瞧不見。

  孫子空忍不住湊近楚歡耳邊,壓低聲音道:“師傅,他好像出事了!”

  楚歡微微頷首,神sè凝重。

  下面忙成一團,楚歡和孫子空二人在樹上盡收眼底,過了小半天,瞧見一名家丁連拖帶拽地將一名灰胡子老頭兒帶過來,那老頭兒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連連擺手,“等一下,讓老朽喘口氣……!”

  那家丁怒道:“要是耽擱了老爺,你這口氣也別喘了……!”已經沖著屋內叫道:“大夫過來了……!”

  屋內立刻擁出幾個人,七手八腳將那大夫帶了進去,很快,就見到屋內的人全都出來,窗戶和大門都被關上,只有那婦人和大夫還留在里面。

  家丁和丫鬟們此時就都聚在門前,更有幾人來到樹下,一個個都顯得十分緊張,議論紛紛,聽得一個人道:“老爺這是怎么了?他身體一向很好,怎地突然出這種事兒?”

  旁邊已經有人道:“你們沒瞧見,老爺那是中毒了。”

  “中毒?”

  “老爺的鼻孔出血,那血sè不是紅sè的。”一名家丁道:“只有中毒才會那樣。”

  “怎么可能中毒?”旁邊有人懷疑道:“是誰下的毒?”

  “對了,翠兒,你過來。”一名頗為年長的老者招了招手,此人倒似乎是厲府管事的,那第一個發現事情的翠兒急忙過來,那老者已經問道:“你剛才過來的時候,可瞧見有什么其他的人在這里?”

  翠兒小臉蛋蒼白,膽戰心驚搖頭道:“沒有。我來的時候,老爺的大門沒有關嚴實,我叫了幾聲,老爺都沒有答應,我從窗戶見到老爺好像睡著了,不敢打擾,就過去試著推門,門就打開了。”這姑娘心有余悸,說話之時,帶著顫音,“我進了屋里,見老爺還沒醒,就過去想將老爺夜宵的碗筷收拾,可是見到那碗紅棗粥只吃了小半碗,所以想問一問老爺還要不要吃……!”

  眾人都不說話,聽翠兒陳述,也正因眾人不說話,楚歡雖然在樹上,卻也是聽得一清二楚。

  “不過老爺睡著,我也不敢叫醒,就想在外面等一會兒,可是……可是我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就聞到了一股子怪味!”

  “什么味道?”老者沉聲道。

  “血。”翠兒顫聲道:“是血的腥味……我就看了看,才發現……才發現老爺的桌上有血……!”

  四下里眾人面面相覷。

  “我見到老爺一動不動,心里害怕老爺出事,就伸手推了老爺一下,老爺不醒,我就湊近過去看,才看到……看到老爺的鼻子正在流血,而且……而且那血的顏sè十分古怪……!”翠兒不敢再說下去,臉sè蒼白,捂著嘴。

  老者微**吟,終于道:“今晚廚房值守的是誰?”

  “是劉老六。”翠兒道。

  “劉老六在哪里?”那老者四下里掃了一眼,眾人也都在人群里找尋劉老六,很快便有人道:“劉老六不在這邊,他沒有過來。”

  老者立刻大聲道:“快去兩個人,將劉老六找過來,快……!”兩名健壯的家丁立刻飛跑而去。

  便在此時,“嘎吱”一聲,大門打開,卻見到那名大夫站在門內,眾人都看過去,那大夫抬手在自己額頭擦了擦汗,叫道:“快去,城南百草堂的韓大夫,吳家巷子的妙手神針劉大夫,趕快去將他們兩個尋來,不要遲緩……!”

  那老者知道事情不妙,立刻吩咐道:“快騎馬去,將兩位大夫找過來,有多大力氣是多大力氣,越快越好……!”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