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無間浮屠六龍顯

作者:沙漠

  高廉一怔之后,立刻陪笑道:“大人誤會了,我們也并非是為了收租,而是為了來年繼續儲存糧種。”

  薛懷安哈哈笑道:“高先生很會說話啊。”

  “部堂大人謬贊了。”高廉忙道:“草民是最不善言辭的,若是有失禮胡言之處,還請部堂大人降罪。”

  薛懷安靠在椅子上,掃了眾人一眼,目光落在高廉身上,問道:“高先生和諸位愿意拿出庫存的糧食作為糧種,在荒蕪的西關道土地上耕種,這倒也是不是不可能。不過你們也清楚,西關道的土地,不少也都是有主之地,他們會同意你們進入西關道?”

  西北三道,天山、北山、西關三道,共有九州之地,其中西關道面積最大,下轄四州之地,分別是甲州、越州、賀州、金州。

  西梁人攻入西北,實際上真正遭受大肆破壞的,乃是西關道,西關四州,越州、賀州、金州都是被完全占領,而甲州亦有大半地區備戰。

  西梁攻入秦境,算得上是一場閃電戰,進軍速度驚人,雖然西關的百姓有不少撤離,但是卻有許多人還是來不及撤退,即使有及時撤走的,貨物家財卻是無法在短時間內帶走。

  特別是西關道各州的士紳豪賈,他們在各州都是有著自己的資財,西梁人猛然攻來,許多士紳豪賈根本無法將自己的資財轉移,大都是落入了西梁人的手中,只有極少數的士紳豪股,帶著有限的財物撤走,大部分的士紳豪股,家財一空,甚至連xìng命也丟了下去。

  高廉是北山道士紳豪賈的代表,實際上今rì宴會上,前來參加宴會的,主要就是北山和天山兩道的士紳豪賈代表。

  西關道地方門閥階層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天山、北山兩道的地方門閥自然是看到了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雖說西北地方門閥比之關內以及關東門閥的凝聚力要強上不少,一旦遭受外來勢力的侵擾便會團結在一起,但是這并不表明西北門閥之間便沒有矛盾。

  實際上在西北三道,西關道地方門閥一直都是實力最強,在大戰發生之前,西關道一直都是西北的經濟政治中心。

  如果沒有這場大戰,北山和天山的地方門閥自然不會對西關有什么妄念,可是在這次大戰之中,西關道的地方門閥遭受到了毀滅xìng的打擊,北山和天山自然會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遇,聯合起來,迅速地將勢力發展到西關道土地上。

  楚歡對地方門閥了解的不多,在他看來,只以為這是高廉這幫人想要趁機牟利,但是薛懷安心中卻是一清二楚,知道此事可不僅僅是表面上的出糧收租,這是天山和北山兩地門閥準備大舉趁機大舉滲透西關道。

  旁邊已經有人說話道:“部堂大人,西關道如今百廢待興,如果西關道的士紳們能夠拿出糧種來,我們自然會以他們為先。如果他們拿不出糧種,朝廷自然也不會任由西關道的田地荒蕪。”

  “是啊,部堂大人,土地不耕種,就沒有糧食收成,沒了糧食,西北上下又吃什么?”旁邊立刻有士紳附和道:“這老百姓填不飽肚子,只怕是要鬧出禍事的。”

  四下里頓時一片sāo動。

  薛懷安皺起眉頭,他本以為這場宴會當真是為了給自己接風,此時卻忽然明白過來,這些士紳門閥花了銀子置辦這場接風宴,還真是沒安什么好心。

  朱凌岳瞧見薛懷安臉sè不好,抬起手,示意眾人靜下來,這群士紳對朱凌岳還真是很給面子,朱凌岳雙手一抬,眾人很快就靜了下來。

  楚歡看在眼中,心中卻是明白,這朱凌岳一方總督,在西北的影響力確實不低。

  薛懷安靠在椅子上,凝視高廉,倒也保持了淡定之sè,含笑問道:“高先生,你剛才說的我還沒有聽清楚,你說糧食收成之后,怎樣一個安排?”

  高廉立刻道:“部堂大人,我們是這樣想的。草民如果能夠拿出五十畝地的糧種,那么就可在西關道租種五十畝荒地,除了應繳納的賦稅之外,我們會雇傭缺衣少食的農民,讓他們耕種我們的土地,我們會保證他們衣食無憂,安心勞作!”

  關閉<廣告>

  旁邊一人道:“部堂大人,西北的境況你也看見了,想要恢復過來,并非朝夕之間的事情。如今已經入秋,今年的收成,那是指望不上了,要到來年才能耕種,所以我們還希望朝廷能夠免除西北三年賦稅,三年之后,西北會盡心上繳賦稅。”

  薛懷安又問道:“那你們準備租種多久?”

  “我們這樣做,也是為了恢復西北的生產,如果朝廷能夠供給糧種,我們便不再租種。”高廉道:“當然,如果西關道的士紳能夠提供糧種,我們也可以退出西關道,將土地讓給他們。”

  楚歡聞言,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這當然是嘲諷的笑容。

  他便是在不懂,此時也明白高廉這句話乃是大大的陷阱。

  按照高廉所言,北山、天山兩道士紳門閥提供糧種,進入西關道,名義上是租種土地,實際上就是趁機掠奪西關的土地。

  他們聲稱朝廷如果發下糧種,便會中止租種,但是要朝廷提供糧種,那又是何等的困難。

  這當然不是朝廷不愿意提供糧種,而是在目前的形勢下,朝廷只怕根本沒有這個能力。

  朝廷的國策,當然是先關內再關外,楚歡身在戶部,對于國家的財政其實也是頗有幾分了解,如今國庫空虛,錢糧都是嚴重缺乏,因何造成這樣的狀況楚歡心中明白,不愿意多想,但是這種境況的結果,必然導致帝國將無法應付國內發生的諸多變故。

  西關道數州荒蕪,錢糧被西梁人劫掠一空,想要恢復西關道的農業生產,所需要的人力物力當然是空前的龐大。

  人力倒是并不擔心,只要給老百姓吃飽肚子的希望,他們可以任勞任怨,甚至能夠忍受各種壓迫。

  但是物力方面,以帝國目前的狀況,肯定是無法提供。

  大批的生產工具,數目龐大的糧種,對于國庫空虛的帝國來說,直接由帝國提供這些物資,已經是極為不現實的事情。

  至若高廉所說如果西關道的士紳豪賈能夠提供糧種,他們也可以退出西關道,這當然更是一句冠冕堂皇的話。

  不可否認,西關道士紳門閥雖然遭受了毀滅xìng的打擊,但也并不是說再沒有西關道門閥的存在,這場大難之中,終究還是存留了一些門閥。

  但是十之存一二的西關道門閥,早已經沒有了戰前的雄厚實力,所剩無幾的西關道門閥,也必將遭受北山、天山兩道門閥的聯合打壓。

  他們當然不可能讓西關道門閥東山再起,更不可能讓西關道門閥積有糧種,以圖東山再起。

  楚歡明白這個道理,他更明白,西北門閥,實際上就是趁著國難當頭,朝廷最為虛弱的時候,趁火打劫。

  如果朝廷真的接受了西北門閥這樣的要求,那么天山、北山兩道門閥很快就會吞并西關,而且他們以租地為名義得到西關道土地之后,實際上就是變相占有,對于這些人來說,吞進肚子里的東西,想要他們吐出來,那絕不是容易的事情。

  薛懷安一開始還以為是樁天大的好事,還以為天上有一塊大餡餅落在自己頭上,給與自己立功的機會,誰知道搞到最后,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他當然知道這種事情乃是一等一的大事,涉及到西北重建、涉及到地方門閥的利益,涉及到門閥之間的爭斗,他當然不愿意卷入這場紛爭之中,撫須笑道:“本官年紀大了,腦子有些糊涂,這事兒看來還是要向朝廷稟明,到底怎樣處置,還要圣上下肢。”

  “自然自然。”高廉含笑道:“我等也是希望部堂大人能夠在圣上面前諫言,為了西北重建,我等愿意盡心竭力為朝廷效命。”

  朱凌岳終于咳嗽兩聲,道:“高先生,諸位,本官不得不說兩句,你們今rì可是主次顛倒了。西北重建當然是大事,但是今rì的接風宴,可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部堂大人帶著使團一路奔波,辛苦勞頓,咱們今rì不談他事,只要為部堂大人一行接風洗塵。”

  高廉立刻告罪,第一個起身來,雙手端著杯子,躬著**向薛懷安謙恭道:“部堂大人,西梁人狼狽而退,我西北重得太平,這一切都是因為使團千里迢迢遠赴西梁,如果不是部堂大人和使團上下,西北如今恐怕還是狼煙滾滾,我西北上下,感激部堂大人的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便在此時,卻聽得旁邊一聲冷哼。

  這一聲冷哼看起來是故意而為之,似乎就是想讓人聽見,只是這一聲冷哼顯得很不協調,聽到這聲冷哼之人都瞧過去,卻見到就在正桌隔壁的一張桌子上,一名身著甲胄的武將正端著杯子自顧自飲,臉上滿是怪異之sè,那一聲冷哼,正是此人發出。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