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大漠孤煙鐵甲寒

作者:沙漠

  沙地上都是尸首,楚歡和媚娘自然也不愿意在這里多留,收集了所需物品,這才翻過又一道沙丘,此時距離天亮還有一個多時辰,便在沙丘下歇息。

  穿上了皮毛衣裳,另外還帶了幾件蓋在身上,如此一來,便是一人獨自在沙地睡下,也可以御寒。

  就著清水吃著從西梁兵身上得到的肉干nǎi餅,味道還真是不差,這些東西若是出了沙漠,或許算不得什么,但是對于目前的楚歡等人來說,那絕對是一場奢侈的大餐。

  綺羅卻似乎很沒有胃口,顯得心神不寧,吃了小半塊nǎi餅,便即起身道:“歡……歡哥,我……我去方便一下……!”

  她如今也是學著媚娘,稱呼楚歡為“歡哥”。

  楚歡有些尷尬,要去方便,也不必跟自己說吧,點點頭,綺羅起身離去,等她離開,媚娘也拍了拍手,起身道:“歡哥,我也要去方便一下!”

  楚歡也不看她,“嗯”了一聲。

  媚娘卻是從地上拿起一只水袋子,楚歡奇怪,問道:“你拿水袋子做什么?”

  媚娘媚眼兒一轉,似笑非笑道:“那你想不想陪我一起去?你跟著我去,就會知道我要做什么。”

  楚歡不理會,媚娘卻已經趴上楚歡肩頭,在楚歡耳邊吹了一口氣,楚歡皺眉道:“你還不快去?”又道:“別以為水多了,就不知節制,還是要省一些。”

  媚娘吃吃笑道:“有些可以省,有些卻省不得。”貼近楚歡耳朵,聲音酥軟道:“人家去洗屁屁,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楚歡一怔,隨即臉上一熱,心中一跳,媚娘卻已經咯咯嬌笑著離開。

  楚歡頗感無奈,頻臨死亡的時候,媚娘還能正經一些,可是一旦情況好轉,這狐貍jīng又開始得瑟起來,時不時地賣弄風sāo。

  綺羅去了許久,竟不見回來,媚娘也沒了動靜,楚歡不由起身上了沙丘,往下面望去,卻瞧見綺羅已經挖出了一個小坑,此時正將四肢被砍的西梁漢子拖進坑中掩埋起來,楚歡蹲下**,心中此時更加確信,綺羅十有**與這西梁漢子相識。

  他不好過去,下了沙丘,還沒坐下,忽聽得媚娘傳來一聲尖叫,楚歡大吃一驚,抄起血飲刀,循聲飛奔過去,星光之下,便見到媚娘正側躺在地上,那長褲還沒穿好,露出半截子雪白的屁股,瞧見楚歡過來,媚娘急忙扯上褲子,用衣裳蓋住。

  楚歡扭過頭,不去看她,沉聲問道:“又怎么了?”

  媚娘已經急道:“你快來,快過來,這是什么?”

  楚歡聽媚娘聲音帶著驚恐,扭頭看了一眼,見媚娘已經提上褲子,這才過去,卻見到媚娘抬起一只手,手中捏著什么東西,俏臉上顯得十分緊張。

  楚歡在她旁邊蹲下,仔細抽了抽,媚娘手中捏著的東西并不大,瘦長身體,形若琵琶,整個身體卻也只有食指長短,一動不動。

  楚歡只瞧了一眼,便有些吃驚,道:“這……這是蝎子!”

  這蝎子比他記憶中的蝎子體型要小上許多,但是外形看上去,明顯是一只蝎子,這蝎子的長尾竟然是白sè,十分特別。

  “蝎子?”媚娘一怔,苦著臉道:“蝎子……蝎子是不是有毒?”

  楚歡其實對沙漠蝎倒也不是很清楚,微**吟,道:“大多數蝎子雖然帶有毒xìng,但是對人并無xìng命威脅。”從媚娘手中結果白尾蝎子,“只是這蝎子尾巴顏sè奇特,我卻是不清楚對人是否有傷害。”看了媚娘一眼,問道:“你在哪里找到的?沒有傷著你吧?”

  媚娘苦著臉,沮喪道:“我……我被它蟄了……!”

  “啊?”楚歡一怔,忙問道:“蟄到哪里了?”抓過媚娘的手,看看她手臂上是否有傷口。

  媚娘搖頭道:“不是手上,是……!”咬著嘴唇,猶豫了一下,終于道:“它蟄了人家的屁股……!”

  楚歡一陣無語,心中明白,這娘們剛才并不是說笑,竟真的是拿著清水過來洗屁股,誰知道洗著洗著,卻不提防被蝎子蟄了一下。

  楚歡此時也無法確知這蝎子的毒xìng到底有多強,但是瞧這蝎子體型甚小,而且蝎尾顏sè十分特別,不敢掉以輕心,問道:“你現在覺得身體怎么樣?有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媚娘道:“身上也沒什么,只是……只是被蟄的地方有些癢……!”

  聽得腳步聲響,卻是綺羅已經過來,楚歡見到她,立刻招手道:“綺羅,你過來,幫我瞧一瞧,這蝎子你可認識?”

  綺羅靠近過來,從楚歡手中接過蝎子,看了兩眼,點頭道:“這蝎子我見過,不過那是見著別人制藥所用,好像……好像叫**蝎!”

  “**蝎?”楚歡卻從未聽說過有這種蝎子,但是這蝎子的名字卻似乎有些恐怖,問道:“那你可知它是否有毒?”

  “有毒,當然有毒。”綺羅立刻道:“**蝎,蝎尾是白sè,身上的斑紋如同虎紋,其xìng賽過猛虎,是蝎子中毒xìng極強的一類。我聽說,除了天蝎,就是這**蝎的毒xìng最猛,天蝎難見,這**蝎也不多見,蝎子的毒xìng越強,越可用于制藥,這**蝎是那些制藥師最喜歡的藥引子,價格昂貴得很,若是將它賣給藥店,可以換取十匹馬!”

  “啊?”媚娘臉sè開始變白。

  “你們是怎么找到**蝎的?”綺羅奇道:“對了,你們沒有被它蟄傷吧?”

  “若是被蜇傷,那怎么辦?”媚娘聲音有些緊張。

  綺羅道:“被它蟄了,若不能及時將毒血吸出來,定然有xìng命之危。我聽說有不少人就是死在**蝎的蝎毒之下!”

  楚歡沉聲道:“綺羅,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一路之上,只有楚歡幫著自己,卻從未見楚歡讓自己幫忙,此時楚歡竟然主動讓自己幫忙,綺羅頓時挺起****,干脆道:“歡哥,你說,要我做什么!”

  楚歡神情凝重道:“綺羅,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我知道,你是一個xìng情善良的好姑娘,他人有難,你一定會挺身幫助,對不對?”

  綺羅從沒有聽楚歡如此夸贊自己,心中歡喜,問道:“歡哥,你……你覺得綺羅是一個好姑娘?”

  “是。”楚歡斬釘截鐵道:“綺羅,我現在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幫忙……!”看了媚娘一眼,“媚娘被蝎子蟄了……!”

  綺羅“啊”地一聲,看了媚娘一眼,媚娘則是臉sè蒼白,咬著嘴唇。

  “傷在哪里?”綺羅眉頭蹙起,“必須趕快將傷口處的毒血吸出來,否則……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我知道。”楚歡點頭道:“只是傷處有些不方便,你……你能不能幫她將毒血吸出來?”

  綺羅臉上立刻顯出不情愿的神sè,但還是勉強問道:“傷在哪里?”

  楚歡咳嗽一聲,向媚娘道:“傷在哪里?”

  媚娘大是尷尬,但是綺羅聲稱這**蝎毒xìng猛烈,她還真不敢掉以輕心,眼見快要走出沙漠,她可不想因為蝎毒死在這里,扭過頭去,用手**了**自己的屁股,那意思已經很明顯。

  綺羅也不笨,立刻明白過來,二話不說,站起身來,轉頭就走,楚歡叫道:“綺羅,你……!”

  綺羅停下腳步,回過頭來,很嚴肅地道:“歡哥,你可以現在殺死我,但是綺羅……綺羅絕不會……!”也不說下去,只是道:“她是你的女人,你可以幫她!”竟不再多言,楚歡在后面叫了兩聲,綺羅根本不理會,快步離去。

  媚娘嘆道:“算了,是媚娘命苦,就讓我死在這里就是,媚娘在也不會連累你。”

  楚歡看著綺羅背影消失,知道綺羅xìng子倔強,她既然拒絕,也就不可能回心轉意,皺起眉頭來,心中卻也知道不能耽擱下去,看向媚娘,尷尬道:“媚娘,你……你記著,咱們這是為了救你xìng命!”

  媚娘咬著嘴唇,瞅著楚歡,媚眼兒水汪汪的,十分迷人。

  楚歡知道此刻也只有自己親自上陣,雖然那天晚上和媚娘**有過親昵,但此刻卻要為她吸出毒血,而且是在那羞人的地方,委實有些尷尬。

  “你……你若不愿意,不要勉強……!”媚娘似乎也有些尷尬,轉過頭去,不敢看楚歡。

  楚歡放下血飲刀,讓媚娘趴在地上,媚娘此時也是感覺傷處的麻癢之感越來越強,轉過身,趴在了沙地上,楚歡到得她腰畔,猶豫了一下,終是一咬牙,伸手將媚娘的褲子輕輕褪下,那翹的要死的迷人**便顯露出來,**嫩肉呼呼的,形狀完美,白的耀眼,怒突而起。

  媚娘已經閉上眼睛,兩手捂著臉,她平時放.蕩不羈,但是此刻真被楚歡拉開褲子看到自己的身體,卻還是心跳加速,十分緊張尷尬。

  感覺到楚歡的手已經觸碰到自己屁股上的肌膚,媚娘嬌軀一顫。

  楚歡盡可能讓自己的心緒安靜下來,只想著這是救人,但是瞧見媚娘形狀完美高高隆起的雪白屁股,那般耀眼,那雪白的臀兒似乎還在微微,心中卻還是一蕩,不敢將褲子下拉太多,另半邊屁股依然用衣裳掩蓋著,已經瞧見雪白臀.瓣上被蝎子蟄過的地方,竟真的已經有些發紫,知道不能耽擱,也不猶豫,湊近過去。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