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魑魅魍魎亂風云

作者:沙漠

  皇帝似乎對楚歡兩勝兩場很是滿意,向周廷問道:“周納言,依你之見,楚歡今rì表現如何?”

  周廷恭敬道:“回圣上,楚歡騎術箭術都是不差,而且更有急智,確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圣上慧眼識人,臣欽佩萬分!”

  皇帝笑道:“朕也是第一次見楚歡施展本事,倒也沒有讓朕失望。”看向皇后,含笑道:“皇后,今rì的比試,可算得上jīng彩,皇后以為如何?”

  皇后頷首道:“臣妾恭喜圣上又得良才!”

  齊王在旁忍不住道:“父皇,楚歡這般厲害,趕緊封他一個官吧……!”

  皇后卻是鳳眉一緊,道:“瀛仁,休得多言,如何封賞,圣上自有計較,無需你在此多言。”她神情本來極柔和,但是此刻卻帶著嚴肅之sè,母儀之威,卻也是非同凡響。

  齊王顯然對皇后十分敬畏,低下頭,不敢多說。

  兩場比試,卻也是耗費了不少時間,皇帝年事已高,倒也有些倦了,看向周廷,問道:“周納言,你覺得這第三陣還用不用比了?”

  周廷道:“圣上,臣定下三局,也并非是要三局兩勝便即通關,其實也是為了全面考驗楚歡的本事。”見皇帝面有疲憊之sè,又道:“圣上龍體為重,若是疲倦,這第三陣不比也罷。”

  便在此時,那邊卻有一人大聲道:“圣上,臣將懇請圣上準許,讓臣將與楚歡一比高下。”眾人循聲看去,卻見說話的正是高雅。

  高雅上次輕敵,被楚歡一招所制,時候雖然他明令手下那幫近衛軍不得外傳,但是這種事兒哪里能包的住,也不知誰私下里透漏了出去,雖然不至于大街小巷人盡皆知,但是近衛軍中卻已經有許多人知道,高雅甚至能夠感覺如今有些近衛軍看自己的眼神就有些不對。

  他懷恨在心,恰好事先周廷將賽馬布置事宜交給了近衛軍,高雅主動請纓,由他來布置跑場,這才在今rì來到了御花園。

  他本想借助今rì考核之機,讓楚歡當眾出丑,如此也可消他心頭之很,誰知道楚歡兩陣下來,技驚四座,連敗馬仲衡和軒轅勝才兩大高手,風頭一時無兩。

  眼見楚歡風光大造,高雅再也忍耐不住,禁不住主動請纓,要與楚歡一戰。

  皇帝看了高雅一眼,正要說什么,便在此時,卻見一名太監飛奔而來,拜倒在皇帝面前,稟道:“啟稟圣上,河西道總督馮元破已入宮中,懇請覲見圣上。”

  皇帝眉頭一展,笑道:“大鼻子過來了?快讓他過來見朕!”

  楚歡一怔,他知道河西道乃是大秦帝國最北部的一道,已經與北部蠻夷部落接壤,北部蠻夷主力聚集在東北部,但是北部卻還有不少部落游牧,河西道亦是擔負著帝國北部的防御,雖然河西道不過四州之地,但是礦產卻是極其豐富,特別是銅礦鐵礦,每年的出產量確實不少。

  皇帝稱其為“大鼻子”,這顯然是昵稱,也可見皇帝對這位河西道馮總督十分的看重。

  那太監離開退下,皇帝這才向周廷道:“周納言,這最后一陣,你看如何?”

  周廷看了滿是期待的高雅一眼,微皺眉頭,事先安排的武功比試,并不是由高雅出陣,楚歡連勝兩陣,已經讓皇帝大是滿意,皇帝對第三陣倒似乎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微**吟,回道:“但憑圣上做主。”

  皇帝撫須道:“高雅既然主動請纓,朕給你這個機會,你要是能夠戰勝楚歡,朕給你升官一級!”隨即神情微沉,道:“但是你若敗在楚歡的手下,朕便降你一級!”

  高雅一怔,但是此時已經騎虎難下,總不至于臨場退卻,只能拱手道:“謝圣上!”冷眼看向了楚歡。

  楚歡心里只能感慨,這高雅顯然是被憤怒沖昏了頭,竟然還要向自己挑戰。

  上次在西門署,雖然一招制敵有些意外,但是楚歡卻從當時高雅的反應和速度上判斷出來,高雅與自己的武功還是有些差距。

  高雅已經拔出佩刀,楚歡入宮的時候并未佩刀,齊王正要找人尋刀,卻聽到有人道:“楚歡,接刀!”卻是軒轅勝才將自己的佩刀丟了過來。

  楚歡伸手接過,向軒轅勝才微微點頭,軒轅勝才也是笑了笑,大椅子上的安國公黃矩一直是瞇著眼睛,似睡非睡,看到這一幕,嘴角劃過一絲淡淡的笑意,一閃即逝。

  有了上次的教訓,這一次高雅自然不敢小視楚歡,將刀鞘扔在一旁,緊握刀柄,死死盯著楚歡,只擔心楚歡又是突然出手。

  楚歡雖然知道自己的武功絕對勝過高雅,但是想要再一擊制敵,并不容易,上次高雅完全是因為輕敵,才被善于把握時機的楚歡抓到了一擊制敵的機會,如果高雅還在同一位置再跌倒一次,那就是蠢材了,他既然是近衛軍的武尉,雖然有蔭功之故,但手底下卻也并非不堪一擊。

  高雅移動腳步,猛地大喝一聲,抬起手臂,揮刀向楚歡砍過來,楚歡不動聲sè,便要迎上,猛地感覺到眼中一道光芒劃過,很有些刺眼,立刻往后退出了兩步。

  此時他卻發現高雅占了一個優勢,這家伙的兩只手鎧都是光滑黃銅,能夠反光,此時天上rì照當空,高雅的手只要動起來,那黃銅就能夠時不時地反光,擾亂對手的視線。

  高雅事先這般做,只是想在賽馬中給楚歡造下麻煩,或許連他自己都想不到,此刻武斗,他這兩只黃銅手鎧卻也起到擾亂對手視線的作用。

  楚歡后退兩步,高雅心中大喜,還以為楚歡害怕,心中暗想:“上次便是被你偷襲。你的騎術、箭術固然厲害,但是刀法卻未必厲害。”

  正要繼續攻上,楚歡卻已經抬手道:“且慢!”

  高雅冷笑道:“怎么?不敢打了?你若認輸,就不必比下去。”

  楚歡淡淡一笑,從腰間取下了那塊布巾,方才比箭,楚歡撕下衣襟蒙住眼睛,后來便隨手揣在眼瞼,此刻他又將這條布巾拿出來,當著高雅的面,蒙住了眼睛。

  四周眾人又有不少議論聲,有些人只當楚歡這是連勝兩局后,已經自以為是,不知天高地厚,卻并無人知道,楚歡蒙眼睛,只是要防止反shè光芒sāo擾視線。

  高雅此時卻犯難。

  楚歡這般作,難道自己也要跟著蒙上眼睛?可是一旦蒙上眼睛,兩眼一抹黑,又如何比刀?高雅雖然習練刀法,卻從沒有過蒙上眼睛練刀的經驗,蒙上眼睛對他來說,就如同瞎子無疑,到時候只怕連楚歡的位置都無法判斷清楚。

  他心中暗恨,都到了這種時候,楚歡還要給自己擺下如此難題。

  他正猶豫間,楚歡已經淡淡道:“高武尉,請賜教!”

  高雅握緊刀,心中卻是想著,楚歡當眾蒙上眼睛,這小子顯然是練過盲刀,否則不可能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如果自己真要蒙上眼睛,恐怕還真不是楚歡的對手。

  皇帝已經說過,勝了升一級,敗了便要降一級,高雅記在心中,卻也是忐忑無比,須知在近衛軍中,想要升一級,那是十分的困難,要么靠戰功,要么便要靠資歷,如今想要靠戰功升遷實在沒有多少機會,要靠資歷,卻要熬上好幾年,自己今rì能成有武尉之職,說穿了還真是考了先父的蔭功,若是一個失手敗了,被降成飛尉,再想往上升遷,那又要熬上許多年。

  心念到此,只覺得此戰萬不能輸,當下一咬牙,也不蒙眼睛,左腳踏出,手中的大刀又是朝向楚歡砍了過去。

  楚歡**微微動了動,高雅腳步聲重,刀風犀利,這反倒讓楚歡很輕松就判斷出高雅的位置和出刀的方向力道。

  他也不含糊,欺身迎上,高雅大刀照下砍,楚歡大刀連連迎上,“嗆嗆嗆”連續三聲響,兩刀交擊,火星四濺,三刀過后,高雅竟是感到自己的虎口發麻,心里吃驚,楚歡不但蒙著眼睛也能夠輕松地抵擋住自己犀利的三刀,而且楚歡手頭上的力量,卻似乎遠勝過自己。

  他心中吃驚,但是來不及多想,楚歡的刀卻也毫不思索地反擊過來,楚歡這次出刀也沒有什么花架子,竟也是兜頭往高雅劈過來。

  他瞬間反守為攻,轉換的速度自然是遠勝過高雅,高雅見到楚歡大刀臨空砍下來,也不敢怠慢,心里卻是暗暗叫苦,這小子果然練過盲刀,蒙著眼睛卻也是出刀如此準確,無奈之下,揮刀抵擋,又是“嗆嗆嗆”三聲響,高雅忽地失聲叫了一聲,手中的大刀已經脫手而飛。

  他先前出三刀,楚歡盡數抵擋,他就感覺虎口有些發麻發酸,此刻楚歡回砍三刀,這三刀的力量與高雅的三刀完全不可同rì而語,高雅就感覺第一刀擋住后,自己的虎口生疼,第二刀下來,自己的虎口就已經有撕裂的感覺,當第三刀下來,他全力抵擋,但是虎口猛地迸開,那股**實在難忍,手中酸軟,大刀再也無法掌控,脫手而飛。

  四周眾人看到此景,都是暗暗搖頭。

  這一場比試,顯然沒有前兩場jīng彩,不到十招就分出結果,而且兩人這幾招都是平平無奇,并無太多高明的招數。

  不過楚歡蒙著眼睛,又在十招之內便即高雅的大刀擊飛,卻也足以證明楚歡的刀法確實不弱。

  高雅大刀脫手,楚歡手中大刀閃動,冰冷刀鋒已經頂在高雅的脖子上,就似乎已經知道大局已定,楚歡扯下布巾,看著高雅,淡淡道:“承認!”收回了刀來。

  -------------------------------------------------

  PS:大家覺得應該封個什么官?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