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魑魅魍魎亂風云

作者:沙漠

  魯天佑見到侯幕信的時候,還真是有些吃驚,侯幕信被五花大綁關在一間屋子內,門外甚至派了一人把守。

  見到林黛兒和魯天佑一起過來,被綁在椅子上的侯幕信立時怒道:“林黛兒,你們……你們這是要造反。你們立誓要拜老君,入了我道門,卻如此對待道使,你們……你們還不放了我。”

  魯天佑微皺眉頭,看了林黛兒一眼,嘆了口氣,拱手道:“侯兄,實在對不住,我正是來向你告罪。”上前要解開繩子,林黛兒已經阻止道:“天佑哥,等一等!”

  魯天佑回頭看了一眼,見林黛兒神情嚴肅,猶豫了一下,終究是沒有解繩子。

  侯幕信憤然道:“林黛兒,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將我當成敵人嗎?”他掙扎了兩下,但是綁著他的是牛筋繩子,能夠伸縮,氣急敗壞道:“魯天佑,你給我解開繩子,你們這般做,我一定要告訴天公……!”

  魯天佑笑道:“侯兄哪里話,咱們是一家人,何時將你當做敵人?黛兒xìng情沖動,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歃血會既然入了道門,自然遵從道門的號令,這一次黛兒做錯了事,原因也都在我,侯兄若是要怪,怪我就是。”也沒有解繩子的意思,繼續道:“侯兄,如此大錯,我魯天佑一力承擔,我現在給你解開繩子,回頭不知侯兄能否幫魯某一個忙。”

  侯幕信見魯天佑的態度還算恭敬,火氣微微消了一點,問道:“什么忙?”

  “這一次黛兒擅自行動,犯了大錯,想必天公一定十分震怒……!”

  魯天佑話沒說完,侯幕信已經怒道:“那還消說?魯天佑,林黛兒不遵道門之令,擅自行動,那倒也罷了,可是她對本道使如此無禮,那還了得?我是天公指定的道使,前來幫助你們,你們對我不恭敬倒也罷了,卻還要對我用藥,將我綁在這里,天公若是知道,豈能輕饒?”

  林黛兒柳眉豎起,手中已經多了一支匕首,上前來,指著侯幕信道:“姓侯的,你自從到我歃血會以來,我歃血會上下可曾虧待你?好吃好喝供著,將你當爺爺一樣伺候著,會里的大小事情,凡事你都要插一手,作威作福,姑nǎinǎi早就瞧你不順眼,若不是因為道門的緣故,姑nǎinǎi早就一刀宰了你。”

  侯幕信見林黛兒如此,還真是有些害怕,緊張道:“林……黛兒,你……你可不要亂來,你要是殺了我,你……你可要掂量掂量后果。這石場可是我帶你們過來的,若不是我,你們……你們早就被官府一網打盡,你可不要恩將仇報!”

  林黛兒怒道:“沒有我們,你們那些兵器早就被官府所獲,還說什么恩將仇報,你再叫一聲,姑nǎinǎi就一刀割斷你的脖子。”

  魯天佑咳嗽一聲,林黛兒余怒未消,轉身出門,魯天佑這才笑道:“侯兄,你跟我們在一起也不是一年兩年,黛兒的xìng子你該知道才是,她嘴里這樣說,但是你可見她對自家兄弟動過刀子?”

  “她根本就沒將我當自己人。”侯幕信恨恨道。

  魯天佑擺手道:“侯兄,你也知道,二叔被官府所抓,黛兒心情一直不好,有時候難免過火了些。”

  侯幕信想起來,問道:“對了,二當家可救出來了?”

  “我來找侯兄,就是為了此事。”魯天佑肅然道:“侯兄,你也知道,沒有二叔,便沒有咱們歃血會。我們歃血會拜入道門,那是盡心為道門辦事,可是二叔被抓,歃血會可說是一盤散沙,想要為道門辦事,卻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想說什么?”侯幕信倒也不笨,知道魯天佑話里有話。

  魯天佑道:“我聽黛兒說過,她曾讓侯兄幫忙稟明天公,讓天公派人協助我們救出二叔……!”

  侯幕信立刻道:“并非我不幫忙,而是道門在西山道立足未穩,不可輕舉妄動。魯天佑,你該知道,若是被官府知道咱們道門在西山道活動,必定會對我們嚴加搜找,雖說道門弟子神通廣大,不會被官府所抓,但是想要在西山道發展門人勢力,那將會舉步維艱。天公為大局著想,那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天宮的良苦用心,魯某明白。”魯天佑正sè道:“其實魯某是想拜見天公,一來是向天公告罪,二來也是想請教天公,看看有沒有一個一舉兩得的法子,既能救出二叔,又能不著痕跡。天公神通廣大,道法無邊,想來定有法子!”

  侯幕信道:“你想見天公?”

  魯天佑點點頭。

  侯幕信搖頭道:“不行!”

  “為何?”

  “天公正在修煉無上道法,老君降世,附于天公之肉身,天公要修法保護老君元神,這個時候不會接見任何人。”侯幕信斬釘截鐵道:“你要見天公,萬萬不行!”

  魯天佑皺眉道:“天公見不得,那道門的護法能否相見?”

  侯幕信皺眉道:“魯天佑,你該知道規矩,我身為道使,負責道門與歃血會的聯絡,凡事由我居中,難道你忘了?”

  魯天佑正sè道:“侯兄,二叔被抓,歃血會一片散沙,難道你想看著歃血會就這般下去?歃血會何去何從,我總要與道門好好商量一番。”他雙眸變得犀利起來:“道門總不至于只需要一群采石工吧?”

  侯幕信猶豫了一下,終于道:“二當家雖然不在,但是你還在。”壓低聲音道:“魯兄,二當家被抓,你大可成為歃血會的首領?”

  魯天佑皺起眉頭,沉吟片刻,終于道:“就如你所說,我魯天佑rì后率領歃血會,作為首領,也該有資格與道門的人見一見。總不至于我歃血會出生入死,到最后都不知道是為誰賣命?”

  “話可不能這樣說。”侯幕信立刻道:“你們歃血會入我道門,歃血會的仇就是我道門的仇,你們為道門辦事,道門壯大,對你們當然也大有好處。”

  魯天佑皺眉道:“侯兄是不愿意幫這個忙?”

  “不是我不幫忙,我已經說過,天公修道,不能見你。”

  “那護法呢?”

  “這個……!”侯幕信猶豫了一下,道:“我不能做主,回頭我去稟報,至若見不見你,那就看上面的意思了。”

  魯天佑露出一絲笑意,點頭道:“那好,我就等著侯兄的好消息。”他也不多說,起身來,便要離開,侯幕信忙道:“給我松綁啊,快解開繩子。”

  魯天佑回頭道:“黛兒綁你,我去尋她,讓她來給你松綁。”

  侯幕信又氣又急,魯天佑卻已經出門而去。

  “nǎinǎi的。”侯幕信罵了一句,低聲道:“敢這樣對我,你們一定會后悔。”

  忽聽得被帶上的門被輕輕推開,侯幕信還以為是林黛兒過來松綁,抬頭去看,卻見到一人躡手躡腳地走進來,低聲向侯幕信問道:“道使,你怎么被綁起來了?”

  那人拎著籃子進來,賊眉鼠眼,長著八字須,侯幕信見到那人,顯出喜sè,“秦羽,是你?”

  這賊眉鼠眼的家伙正是侯幕信在歃血會的親信秦羽。

  侯幕信身為道使,在歃血會還是很有地位的,這秦羽最早被派到侯幕信身邊,說是照顧,實際上是歃血會放在侯幕信身邊的眼線,負責監視侯幕信。

  只是這秦羽跟在侯幕信身邊,聽侯幕信時常說起道門的神奇,更聽說進入道門的真正弟子一旦立下大功,便可以得到天公傳授長生之法,所以反倒是跟侯幕信越走越近,至若監視侯幕信的職責早已經不放在心上,卻成了侯幕信的心腹。

  只是這種關系,兩人掩飾的很好,并無人發現。

  秦羽將籃子放下,回頭關上門,這才走進過來,笑瞇瞇道:“道使,聽他們說你被關在這里,我給你拿了些吃的過來。”

  侯幕信嘆道:“秦羽,還是你對道門最為忠誠,道門絕不會虧待你。”

  秦羽低聲道:“道使,林黛兒將你捆起來,實在是太過分了,他眼里還有沒有道門。”

  “誰說不是。”侯幕信恨恨道:“臭娘們,老子總有一天讓他好看。”

  秦羽往大門瞅了一眼,壓低聲音道:“道使,你就甘心這樣被他們綁著?林黛兒幾次三番與你為難,不聽道門號令,我只擔心她是想要以你為人質,道門一旦震怒,以你要挾道門啊。”

  侯幕信一震,道:“她……她當真是這樣想的?”

  秦羽冷笑道:“道使,你不是不知道,林黛兒雖然是個女人,但是心腸毒著呢,最毒婦人心,便是說她這種女人。”

  侯幕信臉sè沉下來,道:“你先給我解開繩子。”

  秦羽湊近低聲道:“給道使解開繩子,那是輕而易舉,但是解開繩子之后呢?道使,她若是知道你被解開繩子,懲罰我倒無所謂,就只怕她還要將你綁起來。”

  “那你說怎么辦?”

  “道使,此地不宜久留。”秦羽咬牙道:“她既然敢綁你,就未必不敢得寸進尺。”

  “已經得寸進尺了,那臭娘們還給老子下了藥。”侯幕信咬牙切齒道。

  “啊?”秦羽一副大驚失sè的樣子,低聲道:“她……她還敢給道使用藥?”

  “誰說不是。”侯幕信冷著臉道:“老子絕不放過她。”

  秦羽想了想,道:“道使,看來事情已經很嚴重,她給你下藥,那可是真的要與道門作對了。”低聲道:“道使,要不……咱們離開這里,去稟明道門,讓道門派人重重懲處這個女人。”

  侯幕信道:“我也是這般想的。可是……可是他們守得嚴,咱們怎能脫身?”

  秦羽笑道:“道使放心,我已經尋到了一條路,可以離開。”指了指門外,低聲道:“外面的家伙,我來解決就是。”

  侯幕信大喜道:“秦羽,那咱們今夜就離開。”

  秦羽卻忽然猶豫起來。

  侯幕信已經道:“你救了本道使,本道使又怎能虧待你?你跟著我走,我舉薦你稱我為道門的嫡系子弟,懇請天公收你為弟子。只要天公收下你,必定會傳授你無上道法。”又道:“林黛兒和魯天佑大逆不道,天公懲處他們之后,我便向天公奏言,讓你成為歃血會的首領,為我道門辦事。”

  秦羽跪倒在地,感激涕零:“秦羽多謝道使提拔之恩,道使如此恩德,秦羽雖萬死不能報。”正要去解繩子,侯幕信忽然想到什么,忙道:“且慢!”

  秦羽一怔,忙問道:“道使,怎么了?”

  “解藥。”侯幕信沮喪道:“那臭娘們給老子下了藥,沒有解藥可不成。”

  秦羽皺眉道:“道使可知道下的什么毒藥?”

  “我也不知道。”侯幕信道:“是紫sè的藥丸,還有一股餿味。”

  秦羽皺眉道:“那是紫菱糕,每天至少服一顆解藥,連服二十天才能完全解毒。”

  “是是是。”侯幕信連連點頭:“我每rì都要服一顆解藥。”又問:“你可有解藥?”

  秦羽搖搖頭,沉吟片刻,低聲問道:“道使,你說……天公當真會傳我無上道法?還會將歃血會交給我來統管?”

  侯幕信肅然道:“秦羽,難道你還不相信我?我可是天公的親傳弟子,已經初學道法門徑,你這次如果救了我,那可是立下了大大的功勞,也證明你對道門確實忠誠。天公最喜歡你這樣的人才,又怎能不收為弟子?”

  秦羽一咬牙,道:“道使,你就再忍一忍,等我找機會拿到解藥,咱們再離開。”

  侯幕信喜道:“好,要快。”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