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魑魅魍魎亂風云

作者:沙漠

  時辰若到,法刀砍下,人頭落地。

  劊子手已經豎起刑刀,走上了刑臺,便有八名囚犯被拖上前來,劊子手站在囚犯后面,直待三通鼓響,殺令一下,便即揮刀問斬。

  一名囚犯瞥了身邊劊子手一眼,毫無懼sè笑道:“待會兒動手痛快點,可別讓老子半死不活。”

  那劊子手咧嘴一笑,道:“這把刀已經砍過幾十個腦袋,沒有一次失手,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痛快上路。”

  囚犯這才笑道:“那就先謝你。”

  距離午時三刻已經近在咫尺,喬明堂顯出失望之sè,嘆道:“大學士,看來那幫亂黨已經不準備動手了。”

  徐從陽撫須輕聲道:“同伴赴死,無人來救,這樣的烏合之眾,不能團結一心,那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便在此時,忽聽得人群中傳來驚叫聲,“你們看,那是什么?”

  徐從陽此時也已經發現什么,驟然站起,大小官員紛紛起身,卻瞧見南邊的天空中,忽然變得紅彤彤一片。

  此時時當午時,但是今rì天氣十分的昏暗yīn沉,打從早上開始,天上就烏云密布,人們一直都以為將會下大雨,只是大雨卻遲遲未曾落下來,而天上的烏云一直未曾散去,整個云山府城都籠罩在yīn云之下,天氣顯得十分的昏暗。

  此時南邊天空突然顯出紅彤彤一片,那是十分的顯眼,百姓們都紛紛指手畫腳。

  隱隱之間,卻聽到南邊傳來一陣叫聲,距離太遠,聲音混雜,聽不清叫些什么,喬明堂雙眉緊皺,陡然明白過來,失聲道:“那邊……起火了!”

  起火的并不只有一處。

  法場內外的人們很快就看到,云山成各個方向的天空很快都火紅起來,城中四處都響起驚叫聲,沒過多久,就瞧見幾匹快馬飛馳而來,到得主臺,騎者翻身下馬:“稟報大人,南城發大火,四五處地方同時起火,火勢正在蔓延,已經有人在救火。”

  “報……!”

  又一匹快馬飛馳而來。

  “稟報大人,北城那邊突發大火,火勢極大……!”

  喬明堂神情凝重,徐從陽已經淡淡道:“誰說他們不會動手?他們可是能耐的很。”

  法場圍觀的人們已經sāo動起來,已經有人發現大火燃起的地方是自己所居住的一帶,心中擔心,便要離開。

  發場外一時間混亂不堪。

  便在此刻,忽見的西邊的一條街道上忽然傳來古怪的叫聲,“哞哞”之聲大作,甚至于地面都傳來震動之感。

  西邊一條寬闊昏暗的街道,很快傳來呼喝之聲,喬明堂站在高高的主臺遠遠望去,已經瞧見從那條寬闊的街道竟然出現了十多頭蠻牛。

  他甚至已經看清,那十多頭公牛的尾部,竟然燃燒著大火,十多頭公牛直往刑場沖過來,速度快極,氣勢極壯,牛群身后,則是跟著一群禁衛軍兵士,正叫喝著追趕,其中已經有兵士彎弓shè箭,想要阻止火牛沖入刑場,只是公牛皮糙肉厚,便算有箭矢shè中,只要不shè中要害,不但不能阻止公牛向這邊沖過來,而且更是激起了公牛的蠻xìng。

  喬明堂神情大變。

  也幾乎在同一時間,主臺上有官員驚聲道:“你們看,那邊……!”

  西邊街道火牛往這邊沖過來之時,南邊的大街之上,也出現了近十頭公牛,尾部帶火,瘋狂地往刑場沖過來,很快北邊的街道也有公牛沖過來。

  “哞哞哞”之聲大作,這些體型巨大的公牛一起**起來,地面都在震動,牛群后面,則是跟著一大批的禁衛軍兵士追趕。

  這些禁衛軍兵士,本來都是埋伏守衛在刑場四周的各條街道,隨時應對不測,只是誰也沒有想到,劫法場的亂黨沒有到,反倒是這些火牛率先沖了出來。

  火牛進入法場,勢必讓法場大亂,禁衛軍兵士只能出來攔截。

  但是這些火牛可不是刺客,尾巴上被系著長長的帶子,帶子燃燒著火焰,這些公牛一個勁地往前奔,禁衛軍兵士便是再勇猛,面對這些發了狂的公牛,卻又是無可奈何。面對野xìng大發的公牛,自然不能正面硬頂,這是這些瘋牛沖的速度極快,而且體型極大,皮糙肉厚,就算從旁刀槍齊出,無非是在公牛身上劃出傷痕,并不能在瞬間將公牛致死。

  公牛本就處于驚恐之中,受了傷,自然更加的瘋狂,兵士們在后面追趕,反倒是讓公牛跑得更快,沖得更猛。

  此時法場上的圍觀百姓可就是傻了眼,從城中四周傳來火災的消息,已經讓他們十分的驚恐,此時再見到從各個方向**過來的火牛,那更是魂飛魄散,很快,就聽的人群中有人大聲叫道:“不好了,瘋牛要踩死人了,快跑了。”

  一聲喊后,本就有些混亂的人群立時一片大亂,人們四散逃竄,無頭蒼蠅一樣,整個場面混亂不堪,完全失控。

  徐從陽身邊那名面無表情的護衛已經沉聲道:“保護大人!”

  守在主臺邊的禁衛軍兵士已經數名神衣衛都已經嚴陣以待,將主臺護衛的如同鐵桶一般。

  法場之上,百姓們如同慌亂的螞蟻一樣四處亂竄,法場內外的兵士則是嚴陣以待,禁衛軍兵士早已經集結成陣,在刑臺四周組成兩道鋼鐵屏障。

  火牛終究還是沖到人群,有些百姓閃躲不開,已經被火牛沖撞上,慘叫連連,眨眼之間,便有十多名百姓非死即傷,有幾名禁衛軍兵士也被火牛撞開,加州都已經裂開,撞飛在地,一時間根本起不來。

  幾十頭火牛沖到刑臺邊上,竄到人群中,就聽得“嗖嗖嗖“之聲響起,刑臺邊上已經有數名禁衛軍兵士栽倒在地。

  混亂之中,已經有禁衛軍兵士大聲喝道:“火牛腹下有人,大家小心!”

  果然,從火牛的腹下,竟然竄出全身黑衣蒙面的敵人來,這些人身手敏捷,二話不說,直往刑臺上殺過去。

  比起先前一波的刺客,這一批人無論是組織還是自身的武藝,都要高出太多,禁衛軍兵士也已經迎上前來,雙方已經在刑臺之下生死相博。

  驟然間,又從接口傳來陣陣馬蹄聲,卻見到從西邊街道之上,出現了十多匹駿馬,馬上乘者全都是黑衣蒙面,人未至,卻都已經彎弓搭箭,見到禁衛軍兵士,便彎弓shè殺。

  劫法場的亂黨人數加起來有二三十人,數量上遠遠遜于法場內外的禁衛軍,但是此刻法場尚有上千圍觀的百姓混亂一片,四處逃竄,還有二三十頭火牛左沖右闖,整個場面完全失控,禁衛軍兵士在人群之中,一時間難以施展開手腳。

  倒是那些沖到刑臺邊上的亂黨,仗著強悍的武藝,卻已經打破了缺口,混戰之中,已經有人跳上了刑臺。

  刑臺之上守衛的禁衛軍兵士都已經挺槍迎上來,那十幾匹駿馬說到就到,在人群中橫沖直闖,領頭的那名黑衣人身著黑衣,但是身形窈窕,**細腰,不過動作卻干脆利落,雖然距離刑臺尚有段距離,但是她彎弓拉箭,箭矢如電,劃破空氣,已經shè到刑臺之上,一名禁衛軍兵士被shè穿了喉嚨,栽倒在地。

  禁衛軍兵士畢竟是久經訓練,突遭變故,雖然場面混亂,但是卻竭力保持陣型,也有禁衛軍兵士拉弓去shè亂黨,亂箭飛舞,卻也有兩名亂黨被shè落馬下。

  那騎馬領頭的,自然是林黛兒。

  林黛兒連shè出數箭,shè死幾名禁衛軍兵士,駿馬已經距離刑臺不遠,數名禁衛軍兵士挺槍過來,已經有一名禁衛軍兵士從旁滾過來,一式地趟刀,砍斷了林黛兒座下駿馬的馬腿,駿馬長嘶,林黛兒的嬌軀騰起,足尖一點,整個嬌軀就如同靈燕般竄起,身在空中,一箭又shè出去,“噗”的一聲,又是shè倒一名禁衛軍兵士。

  她身體下墜,三名禁衛軍長槍已經往半空扎過來,林黛兒的速度當真是快極,她一箭shè出,瞬間棄弓,另一只手已經拔出了腰間佩刀,眼見三根槍尖往自己身體扎過來,她大刀會出,刀光閃過,三根槍尖竟然都齊齊被斬斷,而她玉足在一根槍桿上輕輕一點,竭力飛出,姣好.xìng感的身段如同花瓣被秋風吹拂,輕盈地落到了別處。

  徐從陽雖然被重兵保護,卻對場上的情況也能看到大概,見到林黛兒身手不凡,頗有些驚訝。

  黑衣蒙面的薛青山是第一個沖上刑臺之人,他不但武藝不差,而且對敵經驗十足,面對人數眾多的禁衛軍兵士,進退有度,只是片刻間,便已經將三名禁衛軍兵士斬殺刀下,而他在亂戰之中,卻已經接近了那名拒酒的老囚犯,旁邊劊子手見到敵人過來,也不能坐以待斃,手中的刑刀揮出,只是他雖然善于屠殺,武功實在差勁得很,薛青山大刀先是迎上擋住,隨即順手一拉,刀光劃過,那劊子手的喉嚨便被割破,薛青山隨即又是一刀砍出,便將那劊子手的腦袋砍了下來。

  劊子手砍下了許多囚犯的腦袋,只是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的腦袋有一天也會被別人砍下去,而且砍得比他還要干凈利索。

  ----------------------------------------------------

  PS:九一八,牢記國恥,振興中華!

  另,歷史老寫手西風緊新書發布,《平安傳》剛剛上傳,西風緊的書實際上我一直都在追,他刻畫的不論偷情讓人yù罷不能的,希望這本書能有更大的進步,大家可以去看一看,他已經完本三本書,絕對的老寫手,而且絕對的實力派。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