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云山誰人不識君

作者:沙漠

  面具人聞言,輕蔑笑道:“黛兒不必擔心,那幫賊狗子只不過是徒有虛名,當真能有什么能耐?依我看,殺人放火他們會干,真要與我們斗,只怕還嫩了一些!”

  不等女匪首說話,胎記大漢已經肅然道:“侯兄弟,話不能這樣說。咱們平日里罵一罵那些賊狗子倒也無妨,但是真要行事,卻不能輕視他們。”

  面具人淡淡道:“薛青山,你說這話,是怕了那幫賊狗子?”

  胎記大漢薛青山霍然站起,臉上顯出憤怒之色,握起拳頭,沉聲道:“侯兄弟,你這是說的什么話?什么叫怕了他們?我只是覺得此番行事一定要小心謹慎,絕不能出現任何差錯。這幾個月來,咱們想了諸多法子,都沒能成功,反倒折損了不少弟兄,如今好不容易有此機會,那是萬不能有失。”

  旁邊立刻有一名匪眾道:“薛五哥說的是。賊狗子殘忍無比,心狠手辣,可不是好對付的。我以前聽說過,神衣衛的人,那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都是一群不知生死的畜生。”

  “不錯。”旁邊亦有人神情冷峻道:“神衣衛挑選人手,那是十中存一,活下來的已經是嗜血成性,喪盡天良了!”

  面具人冷笑一聲,問道:“怎樣一個十中存一?”

  那人道:“神衣衛挑選人手之前,第一關就是要挑選勇悍之士,普通人連第一關也過不去。等到第一關過后,便十人分成一組,吃喝拉撒這十人都在一起,據說要秘密訓練三年。在這三年之中,能夠撐住訓練活下來的,最多也不過一半,而剩余的人,最后還要互搏生死,能夠活到最后的一個人,才有資格進入神衣衛。”說到此處,詞人卻也感到一陣寒心,咬牙道:“同甘共苦三年,怎么說也有了感情,可是最后卻要親手殺死朝夕相處的同伴……你說他們最后還能留有人性嗎?”

  面具人嘿嘿笑道:“如此說來,你們還真是怕了。嘿嘿,你們害怕神衣衛的賊狗子,我侯幕信可不怕。”

  薛青山冷笑道:“侯幕信,你這是要找事嗎?”

  面具人淡淡看了一眼薛青山握起的拳頭,冷笑道:“怎么,薛五爺還要對我動手嗎?”他眼眸子寒光乍現:“你莫忘記,你們都是拜過道門的人,誰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你們自己知道后果會如何!”

  “住口!”女匪首冷喝一聲,“事兒還沒辦成,就在這里內訌嗎?”她冷視侯幕信一眼,道:“鄆州震天南你總該聽說過吧?他手底下有幾百號弟兄,哪一個不是敢打敢殺的好漢?震天南自己又是何等厲害的人物?就在兩年前,從震天南開始,到他手底下三百一十四名弟兄,在短短兩天時間內便被殺的一個不剩,那可是神衣衛的手筆。咱們自然不會害怕那幫賊狗子,可是要想成事兒,就不得不提防他們!”

  女匪首如此一說,侯幕信反倒不敢多說什么。

  見侯幕信不說話,女匪首才緩緩道:“按理說喬明堂如果聰明,便一定不會將此事張揚出去,也不會讓神衣衛的人插手進來。但是咱們不得不防……喬明堂能有今日地位,絕不是簡單人物,狡詐無比,我們要提防他耍花樣。”

  薛青山坐下道:“黛兒,去給喬明堂送信的事兒,交給我去辦。”

  女匪首蹙起眉頭,微**吟,才道:“五哥,我想了想,還是我親自去一趟。我一個女人,不會太引人注意,而你的名聲在外,官府也知道你‘紅虎’的名號,行事反倒不方便。而且會里也離不開你!”

  薛青山搖頭道:“絕對不成。黛兒,我雖然比你年長,但是腦子沒你強,手上的功夫也比不上你,我若有意外,你還能領著弟兄們干下去,可是你若有失,咱們就全完了。”見女匪首還要說話,斷然道:“你不必多言,我心意已定,不會改變主意。你若不同意,那便是嫌棄我辦事無能,那我現在就抹了自己的脖子!”

  女匪首眼中顯出感動之色,輕嘆一聲,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五哥明日動身,你不必與喬明堂正面接觸,只要找個機會將消息留給他,和他議定換人的地點……你自己一定要多保重,若是出現變故,便什么也不必談,先保住自己再說!”

  薛青山見女匪首同意,微笑點頭。

  侯幕信道:“咱們手里還有那幾個人質,是否明日也派人通知他們的家人,讓他們送來贖金?”

  女匪首搖頭道:“不可因小失大。那些人質暫且扣住,等到五哥這邊的事情辦完,咱們再商議其他人質的事兒。”她站起身來,道:“大伙兒這陣子都辛苦了,今晚先都好好歇息,石屋那邊派人輪值看守,不容有失,先都散了吧!”

  眾人也確實疲憊的緊,紛紛出了去,只有薛青山似乎還有事情,并沒有立刻出門。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女匪首才關上房門,過來輕聲問道:“五哥,你是不是還有什么話要說?”

  薛青山想了想,才低聲道:“黛兒,侯幕信這個人你要小心。我瞧這人心術不正,不是什么好東西,自打他過來之后,我總覺著心神不寧……!”

  女匪首銀牙咬起,美眸中寒光顯現,冷笑著低聲道:“他若老老實實倒也罷了,想要掀起風浪,我林黛兒一刀便砍了他!”

  薛青山立刻搖頭道:“絕不可義氣用事,他終究是道使,咱們都是拜過道門的人,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對他下手。”

  女匪首苦笑著嘆了口氣,并不說話。

  薛青山微**默,才道:“但愿這次能夠一切順利,只要二爺能回來,咱們付出的一切也都值得,日后依然可以得報大仇了!”頓了頓,又道:“你早些歇著吧,石屋那邊我再去叮囑幾聲,不會有事!”

  女匪首林黛兒點點頭,道:“五哥也早些歇著!”送了薛青山出門,這才將房門關起來,走到桌邊坐下,看著桌子上孤燈跳動的火苗,呆呆出神,許久之后,隱隱感覺身上有些發涼,這才記得自己身上的衣裳一直沒有換。

  她為了行動方便,外面穿一套黑色勁衣,里面卻穿得很簡單,只是在江中與楚歡相斗之時,貼身束胸已經被楚歡扯下,先前一直處于精神緊繃狀態,也沒有多顧及,此時終于松下來一刻,就感覺身上有些涼,知道是自己的衣裳少了些。

  情不自禁地想到在江中與楚歡糾纏的情景,又想到束胸被扯走,林黛兒臉上一陣發燒,粉拳兒握起,漂亮的彎月形眼睛里帶著一幾分恨意。

  她左右看了看,確定門窗關的嚴實,這才走到那張臨時搭起的木床邊上。

  床上有一只黑色的包裹,里面裝的正是她要換上的衣裳,。

  ……

  薛青山從屋內出來之后,并沒有注意到,在古廟內一處昏暗的角落,兩雙眼睛正盯著他緩緩離開,一根殘破的石柱后面,侯幕信和一名匪眾冷視薛青山離開,這才收回了目光。

  “道使,當真要讓他去找喬明堂?”侯幕信身邊的匪眾三十出頭年紀,臉部有些瘦小,一對八字須,眼睛卻是很細小。

  侯幕信一時沒明白過來,低聲道:“他不去,難道還要讓我們去?”

  “道使誤會了。”匪眾小眼睛里閃著古怪的光:“我的意思是說,當真要用那個女人去換二爺和魯天佑?”

  侯幕信眼中顯出疑惑之色,伸手在匪眾的額頭**了**,奇道:“秦羽,我看你也沒發燒,怎么說這樣的昏話?咱們費盡心思抓那個女人過來,不就是為了用他換回林崇谷和魯天佑嗎?”

  秦羽嘿嘿一笑,目光陰鷙,壓低聲音道:“道使當真愿意看到那兩個人回來?”

  侯幕信一陣,眼眸子里也顯出古怪的神色來。

  “林崇谷和魯天佑都不是簡單的人物。”秦羽輕聲道:“他們若是回來,恐怕對道使有百害而無一利啊。”頓了頓,更是壓低聲音道:“道使你想一想,林黛兒雖然在會里頗有威望,但是比起林崇谷甚至是魯天佑,那都是大大不如。會里有上百個弟兄,除了林崇谷,恐怕連魯天佑都鎮不住,就更別說林黛兒能在短短時間內將所有人都鎮住了。道使完全可以借助這個時機,拉攏人心,只要手段得當,這歃血會日后就未必姓林了!”

  侯幕信眼睛亮起來。

  “只要道使能夠控制歃血會,又加上您的道使身份,林黛兒只怕終究還要依附于你。”秦羽嘿嘿笑道:“到時候道使想要如何擺布她,那還不是由您說了算?可是如果林崇谷和魯天佑回來,只怕……!”他說到這里,便止了話頭,后面的話不用說,侯幕信自然也明白其中的意思。

  侯幕信微**吟,終于道:“那你說該怎么辦?”

  “這就看道使怎么想了。”秦羽眼中顯出冷厲之色:“想要阻止林崇谷和魯天佑回來,辦法還真是不少,就看道使愿不愿意做!”

  ----------------------------------------------------------------

  PS:感謝冰火闌珊、強盜頭頭、小小三粉、煙斗老哥、一茶一座、口馬口非、丿婼嬡丶無痕、Y代號、kjkjkj、大紫微、小帝惜妃、陳宇濤、飛騰野牛、村支書叔、九尾貓妖、歐陽琊、夢隨蝴蝶飛、******等朋友的捧場,沙漠在此感謝大家。

  新書期間,求個熱熱鬧鬧,還希望讀者朋友們多多留言,讓書評區熱鬧一些。沙漠保證,一定會盡一切能力,畫出一副波瀾壯闊的江山美人圖,一定會寫出一個跌宕起伏的故事給大家!

  敬謝諸位支持,再求紅票收藏!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