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佛游記

作者:喬納森·斯威夫特

再談女王統治下的英國——歐洲宮廷中一位首相大臣的性格。
 
  我的主人還是完全不能明白這一幫律師為什么僅僅為了迫害自己的同類而不厭其煩地組織這么一個不義的組織?他們究竟有什么目的呢?它也搞不明白我說他們干這事是受人之雇究竟又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又只好不厭其煩向它說明錢的作用。解釋錢是由哪些材料制成的,各種不同金屬的價值如何。我對它說,當一只“野胡” 儲有大量這樣的貴重物質時,它想買什么就都能買到,比如最好的衣服,最華麗的房屋以及大片的土地,最昂貴的肉食和酒類,還可以挑選到最漂亮的女人。所以,既然金錢一項就能建立這種種功勞,我們的“野胡”就認為,不論是用錢還是儲蓄,錢總是越多越好,永遠也不會有滿足的時候,因為他們發現自己天性就是這樣,不是揮霍浪費就是貪得無厭。富人享受著窮人的勞動成果,而窮人和富人在數量上的比例是一千比一。我們的大多數人民被迫過悲慘的日子,為了一點點報酬每天都得辛苦勞作,為的是能讓少數人過富裕的生活。我在這些問題以及許多別的類似的細節上談了很多,可主人閣下還要往下問,因為它是這樣推想的:地球上出產的東西,所有動物都有權享受一份,尤其是主宰其他動物的統治者更有享受的權利。因此它要我告訴它,那些昂貴的肉食到底是些什么肉?我們怎么偏偏就吃不到?我于是就把能想得到的各種肉類一一列舉出來,同時還列舉了各種不同的烹調的方法;如果不是派船只航海到世界各地去采辦酒類、調料以及數不清的其他食品,這一切是辦不到的。我對他講,給我們的一只境況較好的雌“野胡”做一頓早餐或者弄一只盛早餐的杯子,至少得繞地球轉三圈才能辦到。它說,一個國家連自己居民的飯都供不起,肯定是個悲慘的國家。但更使它感到奇怪的是,在像我描述的這么大片的土地上怎么竟然完全沒有淡水,人們必須到海外去弄飲料?我回答說,英國(那是我親愛的出生地)生產的糧食據估算是那里居民消費需求的三倍;從谷物和某種樹木的果實中提取或榨取的液體可制成極好的飲料,它們和每一樣別的日常用品一樣,也都是居民消費需求的三倍。但是,為了滿足男人的奢侈無度和女人的虛榮,我們都把絕大部分的必需品送到國外去,而由此換回疾病、愚蠢、罪惡的材料供自己消費。于是我們大多數人民就沒有生存的依靠,只好靠討飯、搶劫、偷竊、欺騙、拉皮條、作偽證、諂媚、教唆、偽造、賭博、說謊、奉承、威嚇、搞選舉、濫作文、星象占卜、放毒、賣淫、侈談、誹謗、想入非非以及各種相似的事來糊口過日子。這其中的每一個名詞我都費了不少勁來解釋,最后它終于明白了。
  我又說,我們從國外進口酒類倒并不是因為我們缺少淡水或其他飲料,而是因為酒是一種喝了可以使人麻木而讓人高興的液體;它可以消遣我們所有的憂愁,在腦海中喚起**奔放的想象,增加希望,驅除恐懼,使每一點理智暫時都失去效用,四肢不能運動,直到我們昏睡過去。可是我們必須承認,一覺醒來總是精神萎靡,而總喝這種流體只會給我們帶來種種疾病,使我們的生命痛苦而短暫。
  然而除了所有這一切之外,我們的大多數人民還得靠向富人提供日常必需品或者互相之間提供這些東西來維持自己的生活。比如我在家的時候,身上穿得像模像樣,那一身衣服就是一百名工匠的手藝;我的房子和房子里的家具也同樣需要這么多人來制造,而把我的妻子打扮一下,則需要五百名工匠付出勞動。
  接下來我又跟他談到另一類人,他們是靠侍候病人來維持生活的,我在前面也曾有幾次跟主人說過,我船上有許多水手就是因生病才死的。可是我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它明白了我的意思。一個“慧骃”在臨死前幾天會慢慢變得衰弱無力、行動遲緩,或者遇上什么意外會弄傷一條腿,這它都是很容易就能理解的。可是,為什么大自然將萬事萬物都創造得非常完美,竟會讓我們的身體遭受痛苦?它不相信這些,所以它就想知道如此不可解釋的災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就對它說,我們吃的東西不下千種,吃下去卻互不相容;還有,我們肚子不餓卻還要吃,嘴巴不渴卻只管喝;通宵達旦坐在那兒喝烈性酒,東西卻不吃一點兒,喝得人懶慵松散,身體發燒,不是消化太快就是無法消化。賣淫的女“野胡”身上有一種病,誰要是投進她們的懷抱就得爛骨頭,而這種病和許多別的病一樣,都是遺傳的,所以許多人生到這個世上來,身上就已經帶有種種復雜的疾病了。要是把人身上的所有疾病全都講給它聽,一時真還說不完,因為這些病不下五六百種,人的四肢和每一個關節——總之,身體的每一部分都各有毛病。為了治療這些疾病,我們中間就培養了一類專以治病為業的人,不過也有冒充的。因為我在這一行上有點本事,為了感謝主人對我的恩德,我愿意把那些人行醫的秘密和方法全都說給它聽。
  他們的基本原理是:一切疾病皆由飲食不合理,無規律而來,因此他們就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有必要對身體內部來一次大清除,這既可以通過自然排泄的渠道,也可以從上面的嘴里吐出來。他們的下一步就是,用藥草、礦物質、樹脂、油、貝殼。鹽、果汁、海藻、糞便、樹皮、蛇、癩蛤蟆、青蛙、蜘蛛、死人的肉和骨頭、鳥、獸、魚等等,想盡辦法做成一種氣味和味道都最最令人難受、惡心和反感的混合物,一吃進胃里就叫你惡心得往外吐;這種混合物他們管它叫催吐劑。或者是用同樣的這些藥再加進別的幾樣有毒的東西制成一種同樣叫人翻胃的藥,命我們從上面的孔(嘴)或者下面的孔(**)灌人(從哪個孔灌要看醫生當時的意向如何)。這種藥可把肚子里的東西全清理出來;他們管這種藥叫瀉藥或者**劑。據這些醫生說,造物本來是安排我們用長在前面的上孔(嘴)吃喝,用長在后面的下孔(**)排泄,而一切疾病的發生,在這幫聰明的醫生看來,都是因為造物的安排一時全給強行打亂了,所以為了恢復正常秩序,就必須用一種完全相反的方法來治療身體的疾病,即把上下孔對調使用,將固體和液體硬從**灌進去,而從嘴里排泄出來。
  但是,除了這些真正的疾病之外我們還會生許多僅僅是空想的病,對此醫生們則發明了空想的治療的方法;這些病各有其不同的名稱,并且也有對癥的藥品。我們的女“野胡”們就老是會染上這樣的空想病。
  這幫人有超人的本事,他們能預測病癥的后果,這方面難得會弄錯。真正的疾病癥狀惡化,通常死亡就在眼前了,沒有辦法治好,那他們的預言就總是有把握的。所以,要是他們已經宣判了病的死刑,而病人卻出乎意料地漸有好轉的跡象,他們也不會就這樣任人去罵他們是騙子;他們知道如何及時地給病人用上一劑藥就可以向世人證明,他們還是有先見之明的。
  對自己的配偶已感到厭倦的丈夫或妻子,對長子。大臣,而尤其是對君王,他們也都有特別的用處。
  我前面已經跟我的主人談過政府的一般性質,特別是我們那優越的憲法,那真是值得全世界贊嘆和羨慕的。這里我又偶然提到了大臣這個詞,它就要我下面跟它說說,我所稱的“大臣”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野胡”。
  我說,我要描述的這位首相大臣是這樣一個人:他整個兒是哀樂無動于衷、愛恨不明、不同情不動怒;至少你可以說,他除了對財富、權力和爵位有強烈的欲望外,別的一概不動感情。他說的話當什么用都可以,就是不表明他的心。他每說一句實話,卻總要想你會把它當成謊言,而每次說謊又都以為你會信以為真。那些被他在背后說得一塌糊涂的人,實際上是他最喜歡的人,而每當他向別人或當你的面夸獎你時,從那天起你就要倒霉。最糟糕的標志是你得到了他的一個許諾,如果他在向你許諾時還發了誓,那就更為糟糕;他這么做,每一個聰明人。都會自行引退,一切希望全都放棄。
  一個人可以通過三種辦法爬上首相大臣的位置。第一,要知道怎么樣以比較慎重的方式出賣自己的妻女和姐妹;第二,背叛或者暗殺前任首相大臣;第三,在公開集會上慷慨激昂地抨擊朝廷的各種腐敗。但是英明的君王一定愿意挑選慣于采用第三種辦法的人,因為事實證明,那些慷慨激昂的人總是最能順從其主子的旨意和愛好。這些大臣一旦控制了所有的要職,就會賄賂元老院或者大樞密院中的大多數人,以此來保全自己的勢力。最后,他們還借一種“免罰法”(我向它說明了這條法令的性質)以保證自己事后免遭不測,滿載著從國民身上貪污來的贓物從公職上悄然引退下來。
  首相官邸是他培養同伙的學校。他的隨從、仆人和看門人通過效仿其主子,也都在各自的區域內作起大官來。他們向主人學習蠻橫、說謊和賄賂這三種主要本領而能更勝一籌,于是他們也就有了自己的小朝廷,受到貴族的奉承。有時他們還靠機巧和無恥,一步步往上爬,終于做上了他們老爺的繼承人。
  首相大臣往往受制于色衰的**或者自己的親信仆人,趨炎附勢、企求恩寵的人都得通過這個渠道,所以說到底,講他們是王國的統治者,倒是很恰當的。
  有一天,我的主人聽我談到我國的貴族,它倒是說了我一句好話,不過我是不敢當。它說,它敢肯定我是出身于貴族家庭,因為我模樣好,膚色白,身上干凈,這幾方面都遠遠超過它們國內所有的“野胡”;雖然我似乎不及它們那樣身強力壯、動作敏捷,可那是因為我的生活方式與那些言生完全不一樣。除此之外,我不但具有說話的能力,而且還有幾分理性,以致它所有的相識都認為我是一個難得的人才。
  它叫我注意,“慧骃”中的白馬、栗色馬和鐵青馬樣子長得跟火紅馬、深灰色斑紋馬和黑馬并不完全一樣,這是天生的,也沒有變好的可能,所以它們永遠處在仆人的地位。它們如果妄想出人頭地,那樣的話,在這個國家中就要被認為是一件可怕而反常的事。
  我的主人十分看重我,對此我向它表示萬分的感激;不過我同時又告訴它,我其實出身低微,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只能供我接受一些還說得過去的教育。我說我們那里的貴族可跟它想象的完全不一樣;我們的年輕貴族從孩子時代起就過著游手好閑、奢侈豪華的生活;一到成年,他們就在**的女人中鬼混,消耗精力,并染上一身惡病;等到自己的財產所剩無幾時,就娶一個出身卑賤、脾氣乖戾而身體還不好的女人做妻子,那只是因為她有幾個錢,其實他對這女人是既恨又瞧不起。這種婚姻的產物,生下來的孩子通常不是患瘰疬病、佝僂病、就是殘廢。做妻子的如果不注意在鄰居或傭人中給她的孩子找一個身體強健的父親以改良品種傳宗接代的話,那這家人一般是傳不到三代就要斷子絕孫。身體虛弱多病,面貌瘦削蒼白,是一個常見貴族的標志。健康強壯的外表在一位貴族看來反倒是一種極大的恥辱,因為世人會認為他真正的父親一定是個馬夫或者車夫。他的頭腦也和他的身體一樣大有缺陷,那是古怪、遲鈍、無知、任性、荒淫和傲慢的合成品。
  不得到這一幫貴族的同意,任何法令都不能頒布,既不能廢除,也不能修改。這些貴族還對我們所有的財產擁有決定權,而不用征求我們的意見。
上一篇:第五章
下一篇:第七章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极速11选五哪个地方的